止水无悲

妖怪

和砖太太太换的小甜饼。。写个控制字数的超短篇真心不容易。。


梗来源于妖魔鬼怪。。谢谢出梗但不出戏的魔王以及同样没给机会出镜的鬼王。。。


妖王在河边午睡,一觉醒来,身上多了一个小东西。那是个小怪物,软趴趴的一团,趴在他胸口,吮咬着他的手指,一口小白牙咬的很是起劲,可堂堂妖王的身体,又怎么会被它咬破?

 

妖王把小怪物提溜起来,小怪物翻着眼角下垂的眼睛看了妖王一眼,奶声奶气的抗议了一声。妖王见多识广,却一时想不出这到底是哪种怪物。而且它能悄无声息穿过护身结界爬到自己身上,也并不惧怕他的妖王气息,这本身就是个奇迹。

 

于是妖王把这个奇迹带回了王宫。

 

妖王对着小怪物把怪物名录翻了个遍,依然没找到它究竟是什么品种。不过小家伙趴在他桌上呼呼大睡的模样还蛮可爱,妖王揉了揉他头顶的软毛,决定当个宠物来养。

 

第二天妖王一觉醒来,胸口有点重,掀开被子一看,一只柴犬趴在胸前。小短腿,肉呼呼的脸,他一动,柴犬就醒了,睁开惺忪的睡眼,只对看了一眼妖王就反应过来,这不是他新养的宠物?

 

妖王坐起身,把小肉狗抱起来,目光一扫笑了笑,“原来是个男孩子。”

 

柴犬“汪”了一声,依然是奶奶的音调,翻着眼睛表示不满,无奈小短腿儿蹬啊蹬的,就是碰不到妖王。

 

妖王大笑,放它下来,摸着它的头说等着啊,弄点东西给你吃。

 

既然是只狗,妖王就准备了一盘肉骨头。不想小家伙对着生肉骨头嗅嗅,很是嫌弃。妖王看着哑然失笑,“还知道挑嘴?”

 

小柴犬抬着下巴,很是傲娇的又叫了一声。

 

于是很快的,早餐从生肉骨头变成了烤肉。妖王亲手做的,喷香喷香,小怪物大口吃着,塞了满嘴。吃完往地上一趴,柴犬变成一尾鱼,圆鼓鼓的肚子,扑腾扑腾惊慌不已。妖王也是惊了一下,赶快抱起来放进水池,胖鱼一下沉了底,妖王在水池边坐着,开始担忧这是条不会游泳的假鱼。

 

小怪物整天变模样,有时候是猫猫狗狗王八金鱼,也有时候是豺狼虎豹狮子大象,它变小倒是没什么,可变大了有时候连妖王的卧室都能撞个大窟窿。妖王哭笑不得的跟它建议,“我说,咱们定个形状吧,我倒是不怕你毁坏屋子,可你撞破了头我心疼啊。”

 

小怪物不会说话,却能明白妖王的意思。它有点委屈的呜咽几声,妖王也明白过来,“控制不了?”他看它点头,皱皱眉说那我教你修炼吧。

 

妖与怪不是同族,妖王试着教了妖族的修炼方法,小怪物居然真的学的有木有样,它渐渐能控制自己的变形,最终变成了一个小男孩。一头软软的头发,眼角下垂,说不上俊美,可妖王却越看越觉得顺眼。

 

“既然化成人形那总要有个名字。”妖王摸摸小男孩的头,“我在水边捡到你,那里是三条河道的交汇口,不如就叫三水吧。”

 

“三……水……”三水奶声奶气叫出自己的名字,随即看向妖王,妖王读懂他的眼神,笑着指了指自己,“我叫三石。”

 

“三……石……”三水念着这个名字,一双眼亮晶晶的。

 

三水长的很快,自从变成人形,不出一年,他就从个小孩长成了少年,个子不高,模样也没太变,但已经能流利的说话,看起来跟普通人没什么分别。

 

妖王对此倒有些遗憾。他有些怀念小三水奶团子似的模样,没想到孩子长的这么快。但不管长成什么样,三水都秉持了在妖王身上睡觉的习惯。对此群臣反对声不断,妖王每次都翻着眼睛当没听到。三水在妖王身边一年半,每日同吃同住,非妖王亲手烹饪的美食不吃,非妖王的话不听,傲慢的像个小王子,大把人看不惯他,妖王却一意孤行,揽着三水说我宠的,有意见冲我来。

 

喜欢这种事,有时候真不需要什么理由。无非就是看顺眼了。

 

妖王教三水说话识字修炼,享受他眼里只有他的专注。当少年三水长成青年三水,正好是他被妖王捡回来的第二年整。妖王把两人相遇的日子当成三水的生日来庆祝。当年做了个小蛋糕给他贺寿。问他想要什么,三水偏着头想了想,捧着妖王的脸吻了他。

 

“要你。”青年的声音已经没了当初的稚嫩,但依然好听。低低软软的,像春日的细雨落在心上。

 

“这都从哪儿学的烂俗台词?”妖王失笑,看三水蹙眉嘟嘴,于是那个宠惯了的人就很轻易的松了口,“好,你要就给你。”

 

这天晚上他们依然是睡在一起,不过睡前做了些运动,厚厚的床帐之内,只听到三水细碎的呻吟。

 

第二天妖王罕见的直到中午都没走出寝宫。云收雨散,他坐在床上看着疲倦而眠却依然拉着自己的三水,舔舔唇低声笑起来:“真是个不知满足的小东西,可我也欲罢不能呢……真是糟糕……”

 

宫闱之事,很快在群臣中传开。三水成了众大臣的眼中钉。然而妖王一意孤行,宁愿做个昏君也要护着三水。群臣聒噪,他干脆带着三水去行宫、去游山玩水。

 

俩人去到一处山谷,当晚天出异象,九星连珠。九道星光落在三水身上,他怔了怔,忽然盘膝做好,进入了顿悟的冥想修行状态。妖王守着他,不过片刻,忽然有潮水般的怪物来袭。冥想修行不能打断,妖王护着三水,如中流砥柱般,与无数怪物厮杀,硬是杀到日出东方,尸横遍野。

 

即便强悍如妖王,也身受重伤。可看到身后沐浴晨光的青年安然无恙,妖王一身杀意就变成了心满意足的暖。三水从冥想中出来,睁开眼,看向妖王的刹那,眼底的笑意陡然变成惊惧,他身形如风,扑向妖王,下一刻,一只不知从哪儿射来的冷箭刺穿了他的胸口。

 

三水的身形被那支箭撕裂,妖王怔住,一息之后,山谷内爆发出惊天骇地的杀气。

 

妖王现出了原身,屠戮了山谷内外所有幸存的怪物。绝望的悲痛中,他几乎丧失了理智,由妖力形成的飓风越来越大,三水不在了,他想抱着全世界同归于尽。

 

就在一切即将毁灭时,妖王忽然感觉到头顶微微一重。他滞了滞,极缓慢的抬起头,看到有个小奶团子趴在他头顶探头看向他,“三……石……”

 

奶音拯救了世界。于是风止,霾散。

 

三水从妖王头顶吭哧吭哧的爬到他的肩上,捧着他的脸,吧唧亲了一口,“等……我……”

 

他一头栽进妖王的怀里,呼呼大睡。足足睡了十天,妖王就原地不动抱着守着他十天。十天后,小男孩三水从妖王怀里醒来,鼓着腮帮说:“三石我饿了。”

 

只一句话,就引得那威风赫赫的妖王陡然落了泪。

 

“三石不哭。”三水帮他擦眼泪,擦着擦着自己也哭了,“我好容易才长大的,现在又变小了,我不要当你的宠物,我要当你的恋人……”他抽噎着哭哭唧唧。

 

“不管大小你都是我恋人。”妖王亲亲他的额头,把他紧紧抱进怀里,“我会等你再次长大的。”

 

“真的?”

 

“真的。”

 

“那等我长大了,我要去当怪王。”

 

“当怪王干嘛?”

 

“这样就有资格做你恋人啊。谁让你是妖王?我不当个王怎么配得上你?”

 

三水的回答理所当然又骄傲无比。妖王看着他,一颗心仿佛泡进了蜜罐。“那就这么说定了。”他冲他伸出小拇指,“咱们拉钩。”

 

“拉钩。”

 

                                                                  (完)




评论(19)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