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水无悲

奶龙5

5

时光一晃又是五年,幼龙渐渐懂事,说话也利索了许多。只是痴黏少年的习惯与日俱增。少年能跟他自如交流,不觉话多了很多。有时候聊到兴起,他会忍不住感慨:“小渤,多亏有你陪我,不然我肯定闷死了。”

 

幼龙闻言笑成了一朵盛开的桃花。扑进少年怀里又是蹭又是咬。

 

幼龙一天天长大,灵力与日俱增,他已经可以去到大海的深处,然而这片海域看起来无边无际,而他必须保证每天太阳下山前赶回去。因为若是回去晚了,磊哥会担心。

 

幼龙喜欢看磊笑,害怕看到磊生气,磊要是皱一下眉头,他也会觉得眉心疼。所以不让磊担心,是他必须要做到的事。

 

见识增多,他对海的另一端越发好奇,“磊哥我们去海的另一端看看吧。”他拉着磊的手摇啊摇,像饿了要吃饭一样的提出要求。本以为很轻易就能获得允诺,没想到磊却摇了摇头,“小渤,我不能离开这里。我的师门门人都不在了,只剩我一个人,他们留我守护这里。抱歉,我不能走。”

 

磊第一次拒绝了他,渤习惯性的想哭想撒娇耍赖,可还没等他哭,他就听磊问:“小渤,你愿不愿意一辈子在这里陪我?”

 

渤摇头,摇完头看磊瞬间黯淡的眸光,心口像被什么尖锐的东西刺了一下。“我改主意了。”他抱住磊,很认真的说:“大海那边肯定还是海,也没什么好看,我还是一辈子留在这里陪你好了。”大海那边的未知很宝贵,可世间万物,又有什么宝贝的过身边的人?

 

渤来到磊身边第一百年。当初的幼龙已经从幼儿变成了看起来十八九岁的青年。而磊,也已经是玉树临风的青年。不管渤的原型怎么变大,他化作人时总比磊低半头。这个高度让他觉得舒服,俩人一起睡觉时他可以直接枕在磊的肩头。

 

小孩儿长大了,当年的红肚兜自然早不能穿了。可渤依然对于穿衣服没什么好感,嫌长袍长袖累赘,他一贯穿短裤和没袖子的背心,有时候甚至连上衣都不穿。磊笑话过他几次,后来也就放任自流了,自己带出来的小孩,宠坏就宠坏吧。而且小渤的皮肤不仅怎么晒都莹白如玉,摸上去更是光溜溜的细腻无比,再有点肉肉的,抱着搂着都舒服的不行。

 

渤年纪见长,知道的东西多了,俩人可以聊的话题也多了。磊有次跟渤一起看本书,话题不知怎么就扯到娶媳妇上了,磊说小渤你将来想娶个什么样的媳妇?

 

渤想了想,反问:“要媳妇干嘛?”

 

“跟你睡觉给你做饭和你生小龙。”磊随口说。

 

“那要个大胖媳妇。”渤说。

 

“为什么?”磊不解。

 

“生小龙的不都是大肚胖子?”渤眨巴眨巴眼。

 

磊对于这个答案狂笑。擦着眼泪给他解释,“肚子里有宝宝肚子才滚圆啊,本身又不胖。你干嘛非要个胖媳妇?”

 

“胖媳妇抱着睡觉舒服。”渤说,“你不是总说我肉乎乎的抱着睡舒服?”

 


奶龙4

4

维持人形需要耗费灵力,尤其要想完全变成人,需要耗费更多的灵力,少年虽然开心幼龙的成长,但还是摸摸他的头说:“你啊,身体不好,太耗费灵力的事最好别做,现在这样就挺好,尾巴啊龙角啊就这样露着,挺好看的。”

 

幼龙摆摆尾巴,对于少年夸他好看这件事,很是开心。

 

既然变成了人形,少年就拿了自己的衣服给他穿。幼龙穿着衣服浑身不自在,梗着脖子连路都不会走了,走了两步踩到衣服下摆,啪叽扑倒在地,鼻子撞红了眼泪都快疼出来了,一赌气就把衣服撕了,很是嫌弃的扔在一边,“不穿!”

 

“人怎么可以不穿衣服?”少年哭笑不得。

 

“我是龙!”幼龙瘪嘴,很是委屈。

 

少年把他抱过来,揉揉他发红的鼻子和膝盖,半开玩笑的轻弹了一下他下身的小肉丁,笑道:“羞羞……”

 

幼龙身子一抖,整个白皙的身体慢慢变红,他用两只小肉手遮向身下,挣扎了半晌,从撕破的衣服里扯下一块来围在腰上,遮住了自己的羞羞。

 

少年哈哈大笑,狠狠揉了一下幼龙的头,想了想去翻出一件肚兜,“那穿这个吧。我小时候穿过的。”他拉过幼龙给他穿上肚兜,再把那块破布拿掉,幼龙动动头动动胳膊走两步,再看看自己被遮住的羞羞,很是开心的扑进了少年怀中。

 

变成了人,不仅要穿衣服,还要有名字。少年抱着幼龙,认真想了想,说:“你既然生于渤海,不如就叫渤吧,我以后就叫你小渤好不好?”

 

幼龙正抓着少年的手指玩,玩着玩着就放进嘴里吮吸,少年问他话,他懵懵懂懂的点头,大有你说什么都好的意思。少年笑着叫了声“小渤”,幼龙没应,少年把手指抽了出来,幼龙有些不满歪着头看他。少年又叫:“小渤,答应我。”

 

“哎!”幼龙脆生生的应,一双藕节似的小肉胳膊抱住少年的脖子,在他脖颈处蹭了蹭,“饿……”

 

“好了好了我去做饭。”少年认命去做饭,把幼龙喂饱后又说,“对了,我忘了说,我叫磊,三石磊。叫声磊哥来听听……”

 

幼龙被喂饱了简直有求必应,打个饱嗝奶奶软软的叫:“磊哥。”

 

“哎!”少年笑弯双眸,开心到不行。他摸着幼龙的头,目光忽然有些伤感,“自从师父师兄他们都走了,就再没人叫过我的名字了。”

 

“磊。”幼龙拉住少年的手,一叠声的叫,“磊,磊,磊……”

 

“叫磊哥。”少年掐了一把幼龙的手臂。幼龙一缩,瘪瘪嘴,眼里迅速蓄起两泡泪,少年一见登时头皮发麻,“别……别哭……”可他说晚了,幼龙揉着被掐痛的胳膊,“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少年犹如被火烧了屁股一般跳起来就往外跑:“我晾的衣服还没收啊啊啊啊……”

 

幼龙一哭,必降大雨。雨停后,幼龙从男孩变回一条大龙,哭乏了呼呼大睡。少年看着需要重洗的衣服磨牙,趁着幼龙皮糙肉厚又掐了几下才解气。

 

“再皮下次不给你做好吃的!”少年恶狠狠威胁。而回应他的,则是睡梦中的幼龙下意识的动作,尾巴一卷将少年拉进怀中,头挨着头,睡的香甜。

 

 




光屁股不会画,涂了个穿衣服不高兴的小奶龙。。



奶龙3

3

少年一个人住了很多年,突然身边多了一条幼龙,虽然难免手忙脚乱,可洞府中也多了许多生气和乐趣。幼龙学东西很快,一个月后已经能认识简单的字,用神念跟少年交流。

 

第二个月,少年找到一种药,是能帮幼龙固本培元增长灵力的。他寻来药材,炼出成药,哄着幼龙吃。第三个月,幼龙看起来比最初来时足足长了一倍,身上也渐渐有了龙气,然而碎裂的龙珠始终是最大的问题。

 

第四个月,幼龙开始下海捕食,一开始一整天也抓不到一条鱼,后来渐渐能抓到小鱼,再后来连大鱼都能偶尔抓来。一天幼龙清早下海,到傍晚都没回来,少年急急忙忙去找,在一处海底找到了受伤昏迷的幼龙,它死死压着一头巨大的海龙,竟是将那海龙生生咬死。

 

海龙不是龙族而是妖兽,但海龙有龙族血脉,体内也有龙珠。少年把海龙尸体拖上岸,取出海龙珠喂了幼龙,幼龙吃了海龙珠足足睡了十天,十天后身体又大了一圈,少年帮幼龙查看,发现幼龙碎裂的龙珠吸附在海龙珠上,仿佛形成了一颗新的龙珠。

 

原来可以用这种办法帮幼龙修复龙珠!少年大喜,心思开始活络,想着是不是找个时候下海去找条真龙,屠了把龙珠挖出来给幼龙。当晚他抱着幼龙睡觉,幼龙的龙鳞还没长硬,身体软软滑滑的抱起来很舒服。结果睡到半夜,少年忽然被一阵煞气惊醒,睁眼看到幼龙压在他身上面色赤红张大嘴竟是要吃他。少年一个激灵,护身法光将幼龙弹飞出去。幼龙身上的龙气几乎变成了浓郁的妖气,少年毫不迟疑,手如利刃直接戳进幼龙腹中,在幼龙惨烈的哀嚎声中将那枚海龙龙珠震碎吸出。哪怕少年用了长生果立刻修复了幼龙腹部的伤口,幼龙依然萎顿下去。少年运灵力查探,发现幼龙的龙珠经此一事更加碎裂,若再没有什么良方,只怕活不过五十年。

 

少年眉头打结继续钻进典籍之中,这回不知是不是天赐好运,让他从一本古籍中翻出一个可以救幼龙的办法。

 

以少年自己的心头血温养幼龙的龙珠,即便不能让龙珠变回完美无瑕,只要一直这么做,便可以维系幼龙的生命。

 

幼龙一觉睡醒,觉得精神奕奕,低头看看自己的肚皮,没有半点伤痕。少年就靠在他身上睡,面色不大好,幼龙想一定是被自己给吓着了,没关系,待会儿下海去抓条大鱼来给小哥哥压惊。

 

幼龙一日日变得强壮,它拥有传承记忆,当灵力凝聚,自然可以施法。于是下海捕捞变得越来越轻松,除了捕鱼,它还把海底深处许多天材地宝都寻来给少年。

 

幼龙遇到少年一年后,它终于能变成人形,虽然还有龙角、尾巴和部分鳞片消不掉,但至少他可以跟少年一样站起来奔跑。

 

幼龙变成的人形,是个比少年矮一头的小男孩。变成了人形,他也终于可以开口说话,奶声奶气的,结结巴巴着吐出他一直想跟少年说的话:“谢谢……小哥哥……”

 


奶龙2

2

少年猝不及防淋成了落汤鸡,“怎么说下雨就下雨……”他一把抄起幼龙转眼就消失在了礁石上。少年带着幼龙回到自己的洞府,一边脱掉湿衣服一边碎碎念:“不对啊,怎么会突然下雨?而且范围好像只在我们头顶……”他说着说着忽然看向大哭不止的幼龙,陡然瞪大了那双原本就大的眼睛:“不会吧?是你?!!”

 

幼龙的眼泪像倒灌的海水,洞府之外大雨倾盆几乎下成了一片白雾。少年目瞪口呆的看着幼龙,好半天才有些手足无措的蹲下身安慰它:“别哭了再哭我的洞府要被淹了……是我不好说了不该说的话……对不起啊你别难过了……要不我给你继续烤肉吃?整条鱼都烤给你?你没家人那我当你家人……我照顾你……天天给你做好吃的……”他为了哄幼龙不哭,几乎什么承诺都说出来了,终于,幼龙止住了哭泣,抽抽噎噎的,倒进他怀里,昏睡过去。

 

洞外,云开雨止。

 

少年抱着幼龙心情复杂。龙族能呼风唤雨,可这么小的龙哭一场就能召唤雨水倒是头次见。这么小就这么厉害,长大了还了得?可为什么在它身上感觉不到龙气?他第一次见它甚至把它当鱼钓了起来,从龙气浓郁来说,这小家伙未免也太弱了。少年掌心凝聚灵力,从龙头缓缓向下抚摩,很快的,龙腹中有星星点点的光晕映照出来,少年看得眉头打结,手掌覆盖在那处光晕上,脸色一下变的很难看。

 

这条幼龙,龙珠碎裂。只怕,活不过百年。

 

少年看着幼龙好半天,想着他哭泣时的模样,一颗心就仿佛被泪水浸透了,酸软的一塌糊涂。相识是缘,再说他刚才答应过他照顾他,所以他要救它!

 

少年把幼龙放在自己床上,去洞府深处的藏书之所翻看师门中的典籍。那些典籍浩如烟海,少年也不知看了多久,头晕眼花,连肚子都咕噜噜叫了起来。典籍除了石碑就是刻在洞壁上的文字,少年飞到洞顶,脚下传来呜呜的鸣叫,少年低头,看幼龙不知何时爬了进来,冲少年摆着尾巴指向洞口,一双哭肿的眼睛里带着几分邀功的渴望。少年往洞口一看,那条裂嘴鲨竟然被它拖了进来。

 

“好吧,反正还有时间,咱们先吃饭。”少年落在地上,摸摸幼龙的头,“你力气可真不小。”

 

幼龙在少年掌心蹭了蹭,一双本来就不大的眼睛愉悦的眯成了两条缝。

 

少年把余下的鱼肉一半烤一半煮,跟幼龙大快朵颐。吃饱了,幼龙翻着圆滚滚的肚皮躺倒继续睡了。少年摸摸它头顶小小的龙角,自言自语:“我一定有办法救你的!等着瞧吧!”

 

少年继续埋首典籍中寻找治疗幼龙的办法,这一找就是一个月。

 

少年每天并非无事可做,翻阅典籍顶多只能有小半天时间,此外他还要挤出时间来照顾这条幼龙。告诉它洞府哪里能去哪里不能去,给它洗澡刷牙梳毛,教它认字,给它做饭,哄他睡觉,有时还要讲个睡前故事。


哈哈哈哈深夜食堂里居然有梁静,而且还操一口山东口音,神来之笔是有句台词:我这辈子就看过两个男人光腚,一个是俺家老黄,一个是俺儿子小渤。。简直承包我一整天的笑点😂😂😂😂😂

奶龙1

《捕龙》前传番外~~~


1

天高云净,少年坐在海边的礁石上,垂一根长长的鱼竿,钓鱼。

 

他用半块野果钓了一条菜花鱼,再用菜花鱼钓了一条黑斑鱼,再用黑斑鱼钓海猪、用海猪钓尖嘴吞、用尖嘴吞钓海虎……一条接一条,一条比一条大。少年看着自己钓的鱼,舔着嘴唇想再钓一条更大的就够吃了,结果最后一次垂钓,钓上来的却是咬着自己鱼饵鱼肚子的……一条小龙。

 

小龙也不知饿了多久,被钓到岸上都死咬着鱼肚子不松口。少年看着比自己鱼饵小了许多的终极猎物,很是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钓鱼也有原则,上天有好生之德,他不吃幼鱼,当然幼龙也一样。

 

从鱼饵身上拉不下幼龙,少年索性把一整块鱼腹割了下来,幼龙身子一缠,四只短短的小爪子抱住鱼腹,一双眼角下垂的眼睛半睁着,瞥了瞥余下的大半条鱼,眼底流露出很明显的不舍。

 

还挺贪心。少年无语。他将鱼肉和幼龙一起抱起来,扔回了海里。

 

钓不到鱼,少年吃了余下的鱼饵。隔天少年再次开始垂钓,这回半块野果直接就钓了那条幼龙回来。它看着少年,伸着被鱼钩勾破的舌头,委委屈屈的抽噎。

 

少年沉默,心想怎么又是你。眼见幼龙一双眼蓄起两泡眼泪,他叹口气蹲下身,先把鱼钩小心的摘下来,再从身上摸出个果子,捏碎了,涂抹在受伤的龙舌上。果子不仅香甜而且疗效惊人,那处伤迅速愈合,再看不到半点伤痕。幼龙舌头一卷,将残余的果肉吞入腹中,之后眼巴巴盯着少年掏出果子的地方。

 

“没有了!”少年被他气笑了,伸手弹了一下幼龙的脑门,“这可是长生果,一个月只结一枚,我修炼用的,这个月的给了你我都没的吃,你还不满足?”

 

幼龙仿佛能听懂少年的话,瘪瘪嘴,呜咽一声,丧丧的垂下头去,然后肚子里传出很响亮的一声:咕噜噜……

 

少年揉揉眉心,叹口气。“你等会儿。”他再次拿起鱼竿,这次连鱼饵都没了,直接将鱼钩甩入海中,一股精纯无比的灵力顺着鱼竿蔓延到鱼钩,原本平静的大海瞬间疯狂,无数鱼儿争抢鱼钩,最后一条裂嘴鲨被少年钓了上来。

 

少年在裂嘴鲨的鱼腹上割了一大块肉,生起火来烤炙。不一会儿,香气四溢。幼龙吸溜着鼻子凑了过来,少年把烤好的鱼肉拿下火架,递到幼龙面前,“给你的。”

 

幼龙嗷呜一口咬在鱼肉上,几乎吞了半块鱼肉,少年没想到它吃东西这么猛,吓了一跳连忙道:“小心烫!慢点吃!”看幼龙烫的直拍尾巴还是三口两口把硕大的鱼肉吃下腹去,少年心里升起些怜惜。他摸摸幼龙的头,“真是,怎么饿成这个样子?你爹娘呢?没人照顾你么?”

 

幼龙停了咀嚼,两泡更大的眼泪瞬间溢出眼眶。张开大嘴,它嚎啕大哭。原本阳光明媚的海边忽然就乌云密布,大雨跟倒水一样兜头浇了下来。

 

 


捕龙24(完)

24

“你醒啦!”雷神就在雷光池边打盹,池内水声一响他就醒了。看到龙王睁眼,他那双小眼睛几乎没立刻落下泪来,“谢天谢地你可算醒了!你再不醒那个煞星真要吞我们雷神司的劫云了……觉得怎么样?舒服吧?我跟你说你可是因祸得福了,这雷光池可是我们雷神司的宝地。你在里面泡了七七四十九天,不仅治好了伤,还被雷光池水淬炼了皮肉筋骨,以后别说是寻常雷电,就是天雷,恐怕也很难劈的动你了……”

 

龙王没心情听雷神碎碎念,他化成人形,走出雷光池,只问了一句:“磊……三石在哪里?”

 

“我在这里。”雷光池在一处洞府内,柔和的男声从洞府门口传来,龙王循声望去,只见胖子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他看到他,张开双臂一路小跑着奔了过来,“小渤……”

 

那一声“小渤”让龙王眼眶一热,下一刻,他落入那个胖子结实的怀抱中。带着烟火气的温暖将他包裹,无法言喻的满足感涨得整个胸腔都酸涩起来。他在他的怀中落泪,嘴唇翕动,却发不出半个字。隔了很久,他才伸手回拥了他,带着低泣颤声叫他:“磊哥……”

 

龙王任胖子牵着手离开了雷神司。胖子带他去了九重天上玉帝赐予的洞府,说:“此地灵气充沛,最宜修养。我已在玉帝面前替你请了一年的假。这一年你只管修养,无需再司掌龙王之职。”龙王听完低垂眼帘点点头,乖顺的像个小媳妇。

 

胖子看他那样不禁笑了起来,龙王以前不这样,他现在这样,他当然明白他在想什么。凑近龙王,他环住他的腰,“小渤,你我之间,不用算的太清楚,我对你多好都是应该的,因为我喜欢你。”

 

“我也是。”龙王几乎把头要低到胸口了。很小声的应了句。

 

“所以无须自责。更不要觉得是欠了我什么。像原来那样就好。”

 

“嗯。”

 

龙王虽然点头,但他恢复了记忆,细想磊对他的好,又哪儿是一句“因为我喜欢你”就能完全抹去的?

 

他甚至没办法明确的对磊说我喜欢你。因为磊给他的那份喜欢,他就算把自己割肉剔骨一斤斤卖了,也无法对等的回报回去。

 

心情在重逢的喜悦后冷静下来,渐渐有些低落。他甚至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磊。而他的那点小心思到底没逃过磊的双眼。胖子强行挑起他的下巴,一个热情又温柔的吻落了下去。

 

吻分时,龙王已经被胖子压到了床上。他那身外袍胖子只用了眨眼的功夫就扒了个精光。“果然很好脱……”胖子咕哝一句,龙王被他亲得脑袋发晕,傻呆呆的“嗄”了一声,然后就被胖子又亲了一记,“既然想报恩那就以身相许吧。”

 

轰!龙王整个人红成了熟透的蟠桃。他觉得羞涩,可这种羞涩在触及胖子眼底的光彩时就忽然变成了渴望——胖子想要他,他又何尝不想要胖子呢?护在胸前的手伸出,勾住了胖子的脖子,他咬咬唇,主动抬头,吻上了胖子的嘴。

 

天命红线没错,他跟这个人,两情相悦,缘定三生。

 

                                    (完)





下次就开始更番外啦,番外是前传,萌萌哒吃货小奶龙和他家小哥哥的故事。


捕龙23

23

那样的柔声低语落在龙王耳中,他只觉得眉心越发火烫刺痛,那种好像要从眉心剜去一大块血肉的痛楚让他僵直了身体。谁是小渤?无数模糊的光影在脑海中浮现,一个声音越来越清晰的出现,带着愉悦的笑意:“小渤!小渤!小渤!”

 

“你既然生于渤海,不如就叫渤吧,我以后就叫你小渤好不好?”

 

“对了,我忘了说,我叫磊,三石磊。叫声磊哥来听听……”

 

“小渤,多亏有你陪我,不然我肯定闷死了。”

 

“小渤,你愿不愿意一辈子在这里陪我?”

 

“小渤,别怕,我会保护你……”

 

“小渤,别哭,这不是你的错……”

 

 

 

无数记忆隐约在脑海中翻滚,那个声音越来越清晰,有什么热烫的东西落在眼角,就像在黑暗中点亮了烛火,一点一点一点……最终将整片黑暗照亮,他终于看清了,看清了那个跟他说话的人,初初相遇时的俊秀少年,五百年的时光,相伴着长大的彼此,危难临头时,那义无反顾护在身前的身影,以及最后告别时,那人灼灼燃烧的神魂……

 

在天雷刺目的光芒中,龙王满眼满脸的泪水,眉心处,一个圆形的符印现了出来。他依稀看到个青年一指点在了自己的眉心,他冲他微笑,他的身影渐渐虚幻,渗出血丝的嘴慢慢吐出最后的遗言:“小渤……好好活下去……还有……永远……忘了我……”

 

“啊啊啊啊啊啊啊!!!!”龙王的情绪彻底失了控。他在胖子怀中大叫,眉心圆形的符印就在他哀绝惨厉的叫声中出现了一丝又一丝的裂纹,最终飞快的碎成无数光晕,没入胖子身体里。

 

符印崩解,灵力归位。随着光晕碎屑的没入,胖子已然衰弱到极致的身体陡然发出一阵强大的气息,那气息化作巨龙,盘旋在胖子头顶,对着天雷张口就吞。

 

威力无比的天雷被巨龙一口吞下,龙身光晕缭绕,气息更盛,昂首一声龙啸,竟是反扑向头顶的劫云。

 

“停手停手!都是自己人!天庭有旨,不罚了!”半空中飞扑出一个身影,正是最不受龙王待见的雷神,他把自己的雷神鼓往劫云下一抛,既吸去了落下的天雷,又挡住了试图去吞噬劫云的巨龙。

 

“天庭有旨,龙王三水触犯天条,本当承受九九八十一道天雷之罚,但念在初犯,又有灶王神求情,特许灶王神三石以自身功德抵消余下天罚……”趁着雷神鼓还能挡得住巨龙,雷神大嗓门连珠炮似的念完圣旨,紧接着扑了下来,“磊磊……磊磊没事了……快收了法力吧……不是我说,你这上古神族的神通真可怕……这可是劫云啊,你都能当补品吞??这可是我们雷神司的镇司之宝……你吞了它,我们雷神司怎么办?!”

 

三石没有理会雷神絮絮叨叨的说辞。眼见天雷再没有落下,他气息一松,那头巨龙登时一个回旋没入他身上。将怀里在破除符印后陷入昏厥的龙王交到雷神手中,他看着他只说了一句话:“照顾好他,不然吞你劫云。”话音未落,整个人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龙王从无数交错的梦境中醒来,睁眼发现自己正泡在银光闪烁的池水中,不远处池边的巨石上写着“雷光池”。

 

这里是雷神司?龙王一个激灵抬起头来。他现在是龙形,硕大的龙身几乎将池子占掉一大半,泡在池水中的身体已经再见不到半点伤痕,浑身不仅没有丝毫痛楚,还充满了力量,隐约着修为都提升了一大截,先前挨天罚时受的伤痛跟现在一比简直像一场噩梦。

 


捕龙22

22

“既然照过三生池水。”红娘望定龙王,一副“你真傻”的表情,“那不是前世就是今生喽。我也许会牵错红线,可天命红线绝不会错。”她说完,轻推了龙王一下,“我说,你不知道自己叫渤?那这个磊你认识么?”

 

 “我知道一个人叫磊。”龙王面色不大好,回答红娘的话像梦呓,“你这里能查到么?磊……是不是灶王神三石……”

 

“灶王神?”红娘眸子一亮,低下头在磊的名字上一按,片刻后点点头,“没错,的确是灶王神三石。”

 

“所以你还说红线没错?”龙王的声音陡然拔高,他无法压抑心中的荒唐和错乱,“我才五千岁,磊跟渤相识于万年之前,渤只活了五百年,我没有前世,你说我是渤?那中间的四千五百年怎么算?!”

 

“这事的确有些怪。”红娘看向龙王,“但有几件事,我相信绝不会错,第一是三生池水,第二是天命红线,第三是姻缘册,除此之外,一定有原因能解释整件事。你既然想不清楚,为什么不去问问灶王神?”

 

“的确……”龙王看着手腕上的红绳,片刻之后重重点头,“我是该找他问个清楚!”

 

万年之前究竟发生了什么?龙王风驰电掣赶往凡间,在皇宫门口,他一眼看到刚走进宫门的胖子,“三石!”他一个箭步追了过去,只见胖子闻声转头,看到他,怔了怔,随即面色大变。

 

清朗的天空陡然乌云密布,一道粗壮的闪电狠狠劈在了龙王身上!所谓天罚,竟是说来就来!

 

这一道天罚之雷来的猝不及防,犹如一锅滚油浇上身之后又被泰山压了顶,龙王只觉得全身的骨头仿佛都在瞬间碎成了齑粉,巨大的雷鸣声中,他眼见着胖子扑了过来,嘶声喊了句“小渤”。

 

原来……他果然就是那个倒霉的短命龙……

 

第二道天劫之雷当头劈下,胖子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扑抱着龙王掠出了宫门,“只是误会……还望宽恕!”他把龙王护在身后,跪在地上狠狠叩头,然而回答他的,只是一道更粗的天罚之雷,又准又狠的劈在了龙王身上。

 

“噗!”龙王喷出一口血,再维持不住人形,巨龙刚现出真身就被胖子袍袖一挥,硬是变成了一条小蛇大小,当第四道天罚之雷兜头劈下时,胖子将龙王死死护在身下,用背脊为他挡了天雷。

 

龙王躺在胖子怀里,只能从胖子身体的震颤感受到一道道天雷的劈下。目光所及,他看到胖子从口鼻中溢出的鲜血,一颗心就如同千刀万剐,疼的无以复加。他挨了两道雷,知道天雷的痛苦,而胖子转眼之间已经替他挨了十几道雷!明明是他犯错,为什么要他替罚!龙王在胖子怀中挣扎,一双眼已经变得赤红。可胖子死死抓着他,“小渤……”他低下头看他的目光已然有些涣散,可眼底的温柔却越发浓郁,“小渤你……你别动……再……再忍忍……就快过去了……别怕……我会保护你……”

 

 


捕龙21

21

“这倒是可以。”红娘嘿嘿一笑,“其实我也很好奇啊,你年纪不小了,怎么到现在还是一个人?”

 

“我才五千岁,在龙族中只能算青壮年。”龙王黑脸,最恨别人说他年纪大,他不就是没把自己变成翩翩少年郎的模样么?他这模样看着挺精神啊?哪里像上年纪的人?他还小着呢好伐?上个说这话的人是谁?对了,还是那个死胖子!

 

“我来看看啊……”红娘把龙王的手放在一只透明的琉璃枕上,一边掐诀做法一边数落龙王:“其实你该一早来找我啊,其实我知道有几位女仙对你很有好感,不如你先拴上自己这端,再找到她们一一试过去?没准儿能找到……哇!”碎碎念被一声惊呼打断,在红娘施法之后,龙王白皙的手腕上出现了一条金丝缠绕的红线!

 

“天命红线!!”红娘的尖叫几乎震穿屋顶,“你居然一早就有了天命红线?!那另一端是谁?你为什么还没娶亲!!”

 

“什么是天命红线?”龙王揉着刺痛的耳朵,心如打鼓。原来他早有姻缘在身,那另一端会是谁?心头冒出胖子的笑颜,他甩甩头,拒绝去想这个可能。

 

“天命红线就是天生的缘分,命中注定。不是我牵上的。”红娘啧啧称奇的看着龙王手腕上的红线,“只有缘定三生、超越生死的情缘才能凝结出天命红线,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金屋藏娇了?”

 

“我没有。我要有了还来找你干嘛?”龙王无语,“我如果藏了还能瞒得住你?”

 

“也是。”红娘眨眨眼,“那也就是说你和红线的另一端还没有互表心意?可我记得我之前问过你,你说没心上人啊。这天命红线可是要两情相悦的,你居然撒谎骗我?”

 

“我没有!”龙王涨红脸,心里无端端又想起胖子说喜欢他时的神情,呸!他才不喜欢他呢!“你帮我看看吧,另一端是谁。”

 

“这个容易。”红娘双手一挥,一本书册凭空掉在俩人面前,“这本是天命姻缘册,专门记录天命姻缘。天命红线每一条都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依照上面的金纹就能找到红线两端的主人……我来看看……你这花纹应该是水绕石纹……”

 

听到红娘说水绕石,龙王心跳的更快了,他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红娘很快在姻缘册中找到了对应的、一般无二的金纹,然后再次惊呼:“磊渤?磊是谁?男子?原来你好这口!”

 

“你找错了吧?”龙王眉心打结的看着姻缘册上的“磊渤”二字,“我不是渤。”

 

“你是啊。”红娘抿嘴,“我不是说了,这是缘定三生的情缘?姻缘册上的名字是你们最初结缘时的名字,你现在当然不叫渤,那渤应该是你前世的名字。”

 

“可我没有转世过。三生池水为证。”龙王觉得荒唐,自己明明没有前世,为什么红线会结在自己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