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水无悲

心意17

17 唯一能做的

黄渤一个人在城里等,越等越心焦,越等越害怕。他开始后悔,后悔自己来妖界这么久,也没认真了解一下妖界的事,甚至连狐王都没兴趣多问几句。他又有些自责,自责自己在黄磊说要去退婚时没有拦着他或是跟着他,黄磊虽然聪明,但骨子里有种骄傲的耿直,很多事根本不屑兜圈子,万一得罪了狐王,下场会怎样还真的很难说。黄渤问过府里的人,直到要去王都,即便是飞过去也要一个月,可眼下都三个月了,一来一回都够了,为什么黄磊还不回来?若是实在不能拒婚,那就娶呗,反正这么多年来他也没少娶亲,更何况丫丫都说的很明白了,不过是为了堵别人的嘴,婚后两厢自由,顶多要个孩子。真要是不能拒绝,那个傻子会不会转弯?还是一根筋死都不答应?不,他是个聪明人,总不至于权衡不出轻重……黄渤在心里给黄磊想了很多理由,他甚至觉得哪怕黄磊回来跟他说拒婚不成必须跟丫丫结婚,他也能心平气和的接受。

 

只要他能平安回来。在黄磊离开的三个月零十六天,黄渤这么想着。

 

然而事情并不完全如他所愿。黄磊走后的第三个月零二十一天,黄渤看到了丫丫。五公主看上去既憔悴又狼狈,也没等黄渤问,她把怀里抱着的一个襁褓小心翼翼递给黄渤,“你带着他走吧。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们的命了。”

 

襁褓内没有婴儿,只有只金色的小狐狸。黄渤见过黄磊的真身,所以一眼就能认出是他来。可记忆中的狐狸,趴着也比他站着高,金色的毛仿佛像发着光,漂亮的不得了。可眼前的狐狸,小的像条狗,双眸紧闭,毛色黯淡。黄渤轻轻掀开他身上的薄被,心脏猛的揪紧——

 

薄被下的狐狸身体伤痕累累,全身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皮毛,最可怕的是尾巴只剩下一条,那断尾处的伤痕触目惊心,像是生生被人撕咬扯断的。黄渤听黄磊说过,妖狐的尾巴是仅次于头脑和妖丹的重要部位,断尾之痛更胜于断肢之痛千倍,有些妖狐被敌人断尾,最后生生疼死。黄磊原本已经修成六尾,眼下却只剩一尾,黄渤不敢想象会有多疼,他整个人都觉得冷,要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的双臂,不会因为颤抖而将黄磊扔出去。“怎么回事?”他问,声音干涩得满是血腥气。

 

“父王冲击九尾失败,元神受损,性情大变。磊哥哥正好这时候去找父王,当面退婚并且态度坚决,他激怒了父王,跟父王大打出手,被父王吞掉了他五条尾巴,最后被他拼命逃了出来,父王下了通缉令,我只好带着他离开王都。他去找父王摊牌的时候跟我说过,若是他有什么事,就把他的尸骨交托给你。”丫丫说着,原本就红彤彤的眼眶又湿了,“他伤的很重,能不能活下去都难说,我也只能把他交给你,你们快点离开吧,狐族的领地,你们是不能再留了。”

 

“我这就带他走!”黄渤咬牙,“多谢公主救他性命。”

 

“黄渤。”丫丫叫住他,看着他说,“我跟他说过拒婚有风险,可他跟我说,他能做到的,暂时只有专一而已。虽然他没说,但我猜,他是为了你才拒绝我的吧?如果是,那你……你别辜负他。”

 

“公主放心。我会陪着他。”黄渤一边说一边心里骂,这个傻子平时那么贼这回怎么就不能聪明些?专一!专一也要有命才行!他不是很擅长骗他么?那就继续骗他一下好了,说什么专一!是不是傻?!

 

虽然心里把黄磊骂了很多遍,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带了黄磊就跑。黄磊所管辖的城已经是狐族领地的边缘,要离开狐族领地并不太难。但难的是往哪儿去。

 

好在这些年黄渤总算帮黄磊打理了不少城中事务,也很清楚周围的环境。很快的,他就找到了唯一可行的选择。出城往西,飞行大约三天的距离就离开狐族领地。那里有一片广阔的森林叫做暗雾森林,暗雾森林并不属于哪个妖族领地,里面虽然凶险难测,但也有很多珍贵的草药,或许他能在那里找到治疗黄磊的草药。

 

身为城中仅次于城主的管家,黄渤对城主府内的财富有多少、在哪儿都很熟悉,甚至很多重要的东西他习惯于随身携带。因此虽然走的急,他还是迅速搜罗了一些需要的东西带走。其中城主府内最珍贵的一瓶疗伤药被他毫不吝惜的直接灌了半瓶给黄磊,不指望能彻底救活他,至少希望能帮他加速身上的伤口复原。

 

黄渤虽然有妖力在身,毕竟不是妖族,他一向以人类自诩,对于修习妖术也有些抵制,他不会飞,瞬移也就学了个马马虎虎,好在城主府内有妖兽红爪鹰,这还是黄磊为了方便黄渤外出才专门出高价买来驯养的。黄渤在逃亡的不经意之间想到黄磊,那些已经被他习以为常的、细碎的周到,再看一眼怀里遍体鳞伤的狐,悔恨就在心里疯长,早知如此,他就该多信他些,可世上又哪有后悔药吃?

 

红爪鹰带着黄渤飞离城主府,一路向西。黄渤不敢多停留,只在天黑的时候找大树在树上稍作休息。黄磊一直昏迷不醒,身上的皮肉伤倒是基本止住了血,黄渤给他包扎上药,有些地方少不得要剃掉狐毛。看着一撮撮狐毛落下,他心里堵的难受,眼泪也跟着往下淌。夜里他不敢睡,就抱着黄磊熬时间。怀里的狐时常微微抽搐,仿佛在昏迷中也疼痛不止。黄渤抱着他想起这狐狸原本是个手指划破了也要借机给他撒个娇喊疼要他给他做美食的娇气包,简直恨不得能有什么法术把他那身伤替换到自己身上。可黄磊都伤成这样了,他除了给他喂药、给他上药包扎,其他什么都做不了。

 


心意16

16 信不信

“所以是要专一和深重缺一不可?”黄磊喃喃自语。黄渤听着嗤笑一声,“要是连专一都做不到,还说什么深重?而且你要是为了修成妖心才让自己专一深重,那是动机不纯,再给你几百年也没用。黄磊,人和人之间,有情,是要真情。”

 

“专一……深重……真情……”黄磊微微低下头,念叨着这几个词。他脑子聪明,凡事就没有琢磨不清楚的,可黄渤心里很明白,感情这种事,若是能像其他事一样想清楚,只怕就不是感情了。如果能权衡利弊再决定是不是该爱的,那又怎么算是爱?黄磊,他始终不懂啊……心中感慨着,他甚至忍不住摸了摸黄磊的头,“别再想了,五公主还在,你该回去了。”

 

“小渤。”黄磊拉住黄渤,“你先别走,让我好好想想。”

 

“别费神了,有些事不是你这没心的妖能想清楚的。”黄渤挣脱了黄磊的手,“不如这样吧,你要启程时,我们再分开。我不会跟你去王都或是梦岛,但我答应你,即便离开也不会走太远。”

 

“好,那我们说好了,我不离城,你不离开。”黄磊没再提要求,“那我先回去了。”他转身,真的说走就走。黄渤看着他离开,心中怅然若失。几百年了,他们像朋友、像亲人,就这么看似亲昵却又永远无法再近一步的在一起,生命的悠长让这样的时光仿佛无穷无尽,但眼下,也许是时候该做个了断了。

 

黄磊走了,黄渤又在空荡荡的店里呆了一会儿。店开不成了,他索性找房东去办了退房手续,之后摘下店门外挂的牌子,那牌子还是黄磊写给他的,不过既然这店都被黄磊搬空了,这块招牌留着也没什么意思。黄渤回到妖界已经是凌晨,他径自去了库房,想把招牌跟其他店里的物件放在一起,却很惊奇的发现自己店里那些东西没有一件被锁进库房。除了黄磊卧房里添置的那些,其他的呢?他也不知怀着怎样的心思,在整个城主府内寻找。然后他在黄磊最喜欢的书房里看到了十几件摆设,在黄磊同样很喜欢的厨房里看到了十几件,另外还有花园里他常坐的花廊内,摆放着大件的雕像,再有的,是黄渤自己的房间里,仔细看也有那么几件……黄渤一圈看下来,发现就在黄磊最常去、最长待的地方,他店里的东西全数散布在那些区域,他真的一件都没收库或是放在见不到的地方。得出这个结论,黄渤心中酸酸软软的,有些堵,又有点想哭。

 

天明时,黄磊找到黄渤。

 

“小渤,我想明白了,也决定了。”他看着他说。“咱们既然以前有过一段,那再试试好不好?重新开始。”

 

“我已经不算是人了。”黄渤没被黄磊打动。他只是静静陈述一个事实,“你要修妖心,必须要找人类。”

 

“我想过,必须要找人类的原因是人有心。小渤,你有心。”

 

黄磊的话让黄渤微微眯起眼,这人果然还是盘算过才找他么?这算什么?与其另找不如抓个熟的?“黄磊,我上次是不知道,我现在知道了,你觉得我还会给你当试验品、做你修炼妖心的工具?”

 

“我以前就是一心想修成妖心。”黄磊没反驳黄渤的质问,而是认真说道:“但我想,既然之前我肯为了救你不要妖心,那么对我来说,你应该比妖心更重要。小渤,你说真情是专一的,那我在你之外又怎么能真正喜欢上别人呢?就算我都忘了,可有些事,只怕不是忘了就能彻底翻篇过去的。所以我找你重头再来,我想知道真心喜欢人的滋味,你愿意帮我么?”

 

“不愿意。”黄渤冷着脸说。

 

“那……那就算了。”黄磊苦笑,“我来找你的时候想过,你会不会答应我这么自私的要求,想来想去有九成以上你不会答应,果然。小渤我不想骗你,我就算没拿你当修炼工具,但我确实还是想修一颗妖心,你说我拿你当试验品,我也没办法反驳,因为我是想跟你试试,所以你不答应就不答应吧。我也怕,怕你答应了,我们以后连朋友都做不成。我已经习惯了跟你朝夕相伴,要是你真跟我断了,我会很难过。”他说着,抬手摸摸黄渤那一头柔软的发,“但就算你不答应,我也决定了,我会去王城退婚。从今往后,我也不会再找人类女子相亲相恋,别的做不到,专一总还是可以的。我决定对你专一一次,你不应我,我就一直单身。”

 

“黄磊,你这是要挟!”黄渤咬牙,“你当我是什么?任你算计利用的棋子?!”

 

“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我甚至找不到合理的理由来让你信我。”黄磊一声轻叹,“小渤,你给我点时间,让我先去退了婚,之后咱们再说。”

 

“我不会留在这里等你。”黄渤冷着脸,他不想承认看着黄磊他会心软,心底会升起一丝丝希冀,想着万一黄磊可以真爱上自己呢?但想到两人长达几百年的友谊,想到黄磊如换走马灯一样的女朋友和夫人,他就狠狠心掐死了自己那一丝丝妄想:“黄磊,你想玩,我不奉陪。我们可以继续做朋友,但你如果不拿我当朋友,那也别怪我翻脸跟你断交!”

 

“不管你信不信我都好。”黄磊无视黄渤的警告,认认真真的说,“反正我想来想去,这世上能让我不顾生死的,只有你。”他说完转身就走。黄渤觉得自己刚才的警告像一刀斩在了空处,不仅打空了难受,还被黄磊那如同表白的话堵的胸口生痛。

 

如果当年在镇抚司时黄磊跟他说这些,他一定会信。

 

现在黄磊跟他说这个,他不敢信。

 

然而就算黄渤在心里跟自己说一千遍一万遍黄磊不能信,在黄磊跟丫丫离开后,他依然很没出息的守在城里,没有离开。没有城主的城主府空的有些难过。黄渤呆在黄磊的书房里办公,坐在黄磊爱去的花廊上看黄磊爱看的书,用黄磊的厨房做饭,甚至有天自斟自饮喝醉了,醒来发现自己在黄磊的床上。

 

黄磊在,他恨不得跟他绝交、再不相见。

 

黄磊不在,他却仿佛走到哪里都在想他。


心意15

15 结婚的意义

相识几百年,黄磊说过的好听话如过江之卿数都数不尽,但当他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黄渤认真说的时候,哪怕明知道不是自己期望的意思、甚至可能只是说说,黄渤还是听到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

 

真没出息啊。他暗自感慨,正想像平时那样怼他几句,忽然就听窗外有人冷哼:“我有什么不如他,你说不要就不要?”

 

从窗口跳进来一个面容陌生的青年,青年一抹脸,那张普普通通的脸就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姑娘。黄磊看着她叹口气,“我刚才就觉得你不大对劲,丫丫,怎么越大越调皮了?”

 

“我早就成年了。”丫丫冲黄磊做个鬼脸,转脸望向黄渤,她那放肆的眼神让黄渤有些招架不住,后退半步躬身施礼,“见过五公主。”

 

“半妖?”丫丫偏着头问,问完吸鼻子嗅嗅,“奇怪,你身上的妖气怎么跟磊哥哥这么像?”转头看向黄磊,她眉梢一扬,“你儿子?”

 

“不是。”黄渤黄磊异口同声。

 

“他是我的仆从。身上的妖力是我给的。”高阶妖族可以通过赐予妖力来提升低阶妖族或者半妖的实力,所以黄磊如此解释。

 

“你要一个仆从都不要我?”丫丫挥动小拳头,冲黄磊呲牙。

 

“我就是觉得咱俩更像兄妹。”黄磊连忙解释,“我一直当你是妹妹,你想我也没有妹妹,就把你当亲妹妹看了。我小时候对你好不好你还能没数?所以哪有哥哥娶妹妹的?再说了,你现在是什么级别?该有七尾中阶了吧?我哪儿配得上你?我才六尾。”

 

“七尾高阶。”丫丫不信,打量黄磊半天,说:“可我看不出你的等级,你应该比我高啊。”

 

“我给你数尾巴。”黄磊直接把尾巴现了出来,“你看不出我的等级是因为我跟个高人学了一种幻术,让自己显得很强大而已。不然怎么能得到城主的位置?”

 

“果然是六尾啊。”丫丫撇嘴,“我就说么,你虽然聪明,但一向性子懒散不求上进,哪儿可能突飞猛进到比我还强?”

 

“所以我哪儿配得上你?”黄磊嬉皮笑脸跟丫丫商量,“陛下那么疼你,你去跟他说,把咱们的婚约取消了吧。”

 

“不行。”丫丫摇头,“这个婚约我是点了头的。我们家就我没嫁出去了。连最小的妹妹都在背后嘲笑我。我想了想,如果非要嫁人,那还是跟你缔结婚约的好,至少我敢肯定你不会欺负我。”她看着黄磊,又说:“反正缔结婚约只是为了繁衍后代而已。你虽然实力稍弱,但我觉得你够聪明,将来我们的孩子也会很强。不过我也知道,你这人怕拘束,所以我要了这个城当嫁妆,婚后我们住过来,你我各自自由,实在不行生了孩子再离婚。我听说你娶过很多位夫人了,那也不在乎再多跟我结一次婚吧?”

 

丫丫说的有道理,原本妖族的婚约也只是为了繁衍或者联盟,黄磊沉默下来,黄渤看着心凉,他从黄磊的沉默中看到了动摇。是啊,对于这没心的妖来说,结婚,与爱情无关,所以先前说什么不要丫丫只要他,眼下有了两全其美的办法,还不是瞬间就动摇?他心里发冷,越发觉得自己在这里像个多余的人,“难得公主殿下驾临,我这就命人准备晚宴。”随口找个理由,他就想退走,黄磊看了他一眼,忽然说:“丫丫,这件事我还得想想,你给我点时间。”

 

黄渤忽然离开,黄磊就算不明缘由,也能看出他似乎不高兴。当晚他设宴款待丫丫,直到夜深了送丫丫去客房休息之后才去找黄渤。黄渤没在他自己的房间里,黄磊在城里感觉不到他的气息,于是通过通道来到人间。

 

黄渤的“一家好店”已经被黄磊给搬空了。人间此时是清晨,黄磊一走过去就看到黄渤站在窗边发呆。

 

“小渤。”黄磊站到他旁边,陪他看窗外天空的鱼肚白,“怎么不回去睡觉?”

 

“黄磊,你跟五公主结婚吧。”黄渤说,“她说的没错,如果非要有个人结婚,她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你娶人类终究不能陪你一生一世。”

 

“我还有你。”黄磊说,“你可以陪我一生一世。”

 

“我不能。”黄渤依然没看黄磊,他的眼神有些空,事实上他站在这里很久了,久到终于下定了决心,“黄磊,其实你不用去梦岛,你想知道的,我可以现在告诉你。但在告诉你之后,我希望你放我自由。我不会离你很远,但我希望以后咱们可以尽量别见面。我想过我自己的生活。”

 

“那你先说说看,我们以前发生过什么。”

 

“其实很简单。”黄渤没跟他讨价还价,简单明了的说,“就像你猜测的那样。你曾经喜欢过我。你我同僚数载,我为了救你而死,我死后亲眼看到你长出妖心、扫灭敌人,最后将妖心给了我,只为救我复生。”他终于转过脸,看着身旁的黄磊,“妖心,是你胸中的一颗‘心意’忽然勃发,扫除其他,发芽结果而成,我不知道那颗‘心意’是谁的,但最大的可能是我的。所以我想,你要修成,大概需要专一,‘心意’这种东西,贵质不贵量。你得找个真心喜欢的,愿意为她死的那种,也许就成了。”

 

黄渤说出了黄磊一直想知道的事,这让黄磊陷入了沉思。黄渤说的简单,听起来似乎也不难,但要找个愿意为她死的人,这对于没心的妖来说何其困难?妖本来就是自私的,连血缘关系都比人类淡泊,更何况是为一个没血缘关系的人而死?或许也有,王城里王的身边会有死士,但那不是他需要的情。依照黄渤的说法,“心意”要变成发芽的种子,才能结出妖心,而他这么些年来最多也就是某个“心意”光芒变大些,存的长久些,哪有能发芽的呢?

 

有些困惑的看向黄渤,后者明白他的意思,只是淡淡一笑,“黄磊,所以我说你就是糟蹋那些姑娘,你对她们,顶多是喜欢,就像你在外面看到顺眼的东西就会想买回去,那不是爱,你没有爱,所以你修不成妖心。”


军训抢食堂的小针班长。。

心意14

14 不能不要的

“小渤,我爱你。”黄渤要听好听的,黄磊想了一下,张口就冒出一句。虽然他的声音温柔动人,可黄渤回他的只有一个字:“滚!”

 

黄渤不想承认自己听到那三个字时的心跳加速。他明知道黄磊说这三个字比说“你真帅”还假,但还是没出息的老脸热了热。他翻着眼睛有点恼,冷着脸说:“以后不许说这个。”

 

黄渤说的冷漠,黄磊却眼尖的看到他微微发红的耳垂。嘴角翘起,他凑过去从背后抱住他,“小渤,跟我四处去转转嘛,咱们好久都没有一起出游了。”

 

黄磊的声音轻柔的起腻,带着些撒娇的鼻音,环过去抱着的手摩挲着黄渤的手,亲昵如情人。但也只是“如情人”而已,事实上黄渤心里清楚,拿了黄磊一颗心的自己,也许对这个狐妖来说,更像是亲人。暗自叹口气,他问:“你想去哪儿?”

 

“随便,有你跟着,哪儿都行。”黄磊答的爽快。他跟别人一起旅行过,女朋友,或者夫人,但总觉得还是跟黄渤一起出行更自在,跟黄渤一起,他不用考虑“心意”的问题,而且小渤很有趣,就算俩人在海滩上坐一整天也不会闷。“不如就拿了地图出来随手指啊,指哪儿去哪儿。”

 

城主府有藏书馆,藏书馆有一面墙的地图。黄磊把黄渤推上可以横向移动的梯子,自己推着梯子左右移动,“小渤,把眼睛闭上,你喊停就停。”

 

对于“选择”,黄渤从来都会很纠结,所以漫无目的的出行,黄磊选择用这种类似抓阄的方式来帮他找出目的地。黄渤依言闭眼,站在梯子上任梯子移动,跟黄磊出行他并不积极,所以兴致缺缺的随口喊了停,睁开眼,手指停顿的地方,是妖界地图中一处叫梦岛的地方。梦岛周围环绕着大面积的海域,地图上海水的颜色是暗红色的,用黑色的字写着地狱海的名字。黄渤看着皱眉,妖界不比人间,有很多地方都很凶险,像这样的红色区域,通常意味着危机重重。“再换个地方吧。”

 

“梦岛啊……”黄磊四周围找书,“我来查查……”妖界地域广大,即便博学如黄磊,也不是什么地方都知道。很快的,他在一本书上找到梦岛的介绍,“原来是蜃族的分居地,蜃族擅长制造环境,应该还挺好玩的……”

 

“不去。”黄渤斩钉截铁的拒绝,“还是去人间吧。安全。”

 

“人间也安全不到哪儿去,听说现在捉妖人越来越多了。”黄磊笑笑。忽然眉梢一动,“小渤,这书上写着梦岛可以让人找回忘却的记忆!”抬起头,他看向黄渤,大眼睛里星光璀璨,“我想去。”

 

“得了吧,你多大岁数了?要是忘了的都找回来,哪怕是你这大脑瓜,也会爆炸吧?”黄渤摇了摇头,“而且你看这片海域,很凶险啊,别岛没上,命没了。”

 

“我只想找回跟你的那段记忆。”黄磊说。

 

“你是想记起来妖心怎么修炼吧?”黄渤吐槽。

 

“小渤。”黄磊没有否认,“其实你是不是知道妖心到底怎么修炼一直瞒着我?”

 

“你们妖族的事我怎么知道?”黄渤对天翻个白眼。

 

“那你为什么始终不肯告诉我咱们过往的经历?”黄磊旧事重提,这些年,他已经问了无数次两人的过往,可黄渤一直都不肯说。

 

“告诉你有什么用?你自己想不起来,我说了,也不过是别人的故事。”黄渤是真不想提到过去,他不想跟黄磊说,他喜欢他,喜欢到可以为他去死。他更不想跟黄磊说,在他死去的时候,他看到黄磊对他的情,那狐妖有了心,那狐妖对他动了心,哪怕只有很短的时间,这些记忆仍然是他心底的瑰宝。而现在,面前这个没心的,为了再修一颗妖心而问他这些,他又怎能告诉他?

 

他若没那颗心,那些往事,说起来,不过是一场尴尬的笑话。

 

黄磊看黄渤沉默,还想再说什么,就听门外手下来报,说王都来使。身为一城之主,王都来使自然不能怠慢,黄磊迅速换了衣服出去,等天黑才回来,他神色看来有些古怪,黄渤心头一跳,问:“怎么了?”

 

“狐王命我三个月内入王都跟五公主举行婚礼。”

 

“这么说来你又要多一位城主夫人了?”对于黄磊要结婚这种事,过去许多年,黄渤早已经麻木了。

 

“不是。”黄磊叹口气,“这座城将成为我的聘礼,结婚之后我将成为王室成员。大概会封个爵位,给个官职。而这座城也就成了公主的属地。”

 

“这么说你是嫁了?”黄渤眉梢轻扬。

 

“差不多吧。”黄磊冲黄渤呲牙,“所以你得跟我去王都。”

 

“干嘛?”黄渤蹙眉。他麻木于黄磊娶妻但不代表他乐见其成。每次黄磊有女朋友、娶城主夫人他都能躲就躲,哪怕明知道黄磊没心,他还是见不得他对别的女人好。

 

“陪嫁。”黄磊答的理所当然。黄渤闻言恨不得踢他一脚,“我说,我可不是你家的奴隶。”

 

“对了还有一件事。”黄磊才不理他的抗议,自顾自说道,“婚礼举行的地点在梦岛。那是五公主的母族。”

 

“能不能不嫁?”黄渤问,“你说你都多大年纪、娶了多少老婆了?怎么忍心糟蹋人家公主?”

 

“丫丫只比我小几岁。”黄磊不乐意了,“什么叫糟蹋啊?小渤,你怎么这么说我?”

 

“丫丫?叫这么亲切,是熟人?”黄渤眉头攒的更紧了。

 

“嗯,小时候一起玩过,算是青梅竹马吧。”黄磊点点头。

 

“得!得!”黄渤嫌弃的挥手,“你可别侮辱‘青梅竹马’这个词,你要嫁就嫁,反正我不跟你走。”

 

“小渤。”黄磊一把拉住黄渤,“你生气了?”

 

“你飞黄腾达了,就要娶你的‘青梅竹马’了,我替你高兴,生什么气?”黄渤甩开黄磊的手。他一向擅长控制情绪,可有些事他真的忍不了。

 

“小渤。”黄磊仔细打量黄渤的脸色,抿抿嘴忽然说,“城我可以不要,但梦岛我想去。丫丫我可以不要,但你,我不能不要。”

 

 


游戏番外《试爱》21(完)

21

“太讨厌了!”渤愤愤给了磊一拳,“用食物勾引我!”

 

“那你上不上钩?”

 

“哼!”

 

“明天想吃什么?”

 

“鲍鱼捞饭!”

 

随着话题的转移,俩人之间那有些微妙的紧张气氛瞬间缓解。渤收拾东西时就在磊的卧室,就在磊那张大床旁绕来绕去,走的多了难免吐槽,“你说你一个人睡买这么大的床干嘛?”

 

“在国外看上的,说是纯手工定制,就这么一张,睡了一下发现很舒服就买回来了。”磊在床边坐下,拍拍身边,“虽然大,可是这真是我睡过的最舒服的一张床了,你要不要试试?”

 

“别想骗我上你的床。”渤走过磊身边,白了他一眼。

 

“那不骗。”磊一拉渤,直接把他拉倒在自己床上,“强拉。”

 

渤本来想挣扎,可磊拉倒他之后就放了手,跟他并肩平躺在床上,“舒服么?”

 

渤放松身体试了一下,还真是,磊这张床的确很舒服,“今晚你睡阁楼吧。”

 

“这么不客气?”磊一侧身,撑起头看他。

 

“哥,我知道你疼我。”渤笑的贼兮兮的。

 

“可你不信我会一直对你好。”磊说。

 

话题似乎又扯了回去。渤望着磊半天,坐起身,“我继续收拾……”

 

“小渤,我也很没安全感。”

 

渤回头看磊,他的偶像眼中的星光正在一点点熄灭。自从相认以来他每次让他失望都会如此。渤喜欢磊那双星光熠熠的大眼睛,当星光熄灭,他会跟着难过。

 

“今天我心里只有你,昨天也是。”他说,脸有些红,目光不好意思的望向别处,“明天……应该也没别人吧……后天……后天的事儿明天再说……反正……反正我觉着你说的也没错,找不到比你好看比你优秀比你会做饭还比你对我好的人,我想变心也难不是?所以别没有安全感。”那逡巡游移的目光最后回到磊的脸上,看他依然没什么喜色,忽然觉得自己真挺没良心挺坏的。

 

“哥……”他软软叫了一声,俯身去抱了他,带点撒娇的问,“你还非要我说‘我爱你’啊?又不是小女生。是男人就该用行动来表示,对吧?你看我人都住进你家了,你还没觉得安全啊?”

 

“也是,实际行动总好过海誓山盟。”渤抱着磊,感觉被他双手环住,温暖的怀抱让他心弦一松,却没看到磊慢慢眯起的眸,如同一只看着猎物上钩的老狐狸。

 

凌晨四点,渤的微微有了更新。他发了一张自拍,磊在熟睡,而他趴在他旁边伸手指着他,图片配了一行字:不试了,就他吧,共度柴米油盐的幸福。

 

渤刚发完微微就听身旁那熟睡的人出声,慵懒的声音带着些不满,“明明刚试过……”

 

“说什么呢!”渤瞬间脸红,拍了磊一下,“装睡多久了?”

 

“没,刚醒。”磊一伸手,把渤拉进怀里抱着,“经过昨晚的深入了解,我想咱们对彼此都该有些安全感了吧?”

 

“才没有……”渤刚倔了一句就被磊翻身压住,“看来还是深入了解的不够……”

 

“不是……”渤挣不开,感觉到磊的手摸进自己衣服里,想到先前所经历的,立刻认怂服软——

 

“哥我错了,我太有安全感了……”天知道他到底怎么会在搬来住的第一晚就被磊吃干抹净了!他家偶像竟然对他用苦肉计!害他戒备心大减、同情心泛滥,几乎没法拒绝他的要求。信誓旦旦要睡阁楼的人最后还是分享了那张大床,而且虽然腰酸背痛但似乎还有些意犹未尽的上瘾,真是要命……

 

“明天我还要工作呢……再不睡真要天亮了……”身子发软,酸痛着,疲惫着,可精神却很亢奋,他的确很没有安全感,可在磊怀里,在他们一起时,那种不安却连想都想不起来。

 

“哥……”嗓子都有些哑,虽然累,可余潮未歇的他很容易又被磊挑起了兴致,一翻身反趴在磊身上,他恨恨磨牙,低头去亲他,“既然不让睡那就都别睡了!”

 

爱不爱?试过才知道。能不能天长地久?咱们走着瞧!

                               (番外完)


游戏番外《试爱》20

20

“打算住多久?”这话问完渤回头白了磊一眼,“住到你红杏出墙。”

 

“或者你另有新欢?”磊毫不客气怼回去。

 

“都行吧。”渤说。“反正感情的事,本来就很难说。”

 

磊没说话,沉默着把箱子搬上去,再陪着渤把箱子打开,东西拿出来安置好。磊一直沉默,渤不喜欢他这样,也很清楚他为什么沉默,于是说:“我是个很没安全感的人,信任我的人很多,可我真正能信肯信的很少。”

 

“我们这样太快了。”磊终于开口,“我希望可以获得你的信任、你的爱,但我不介意这是个漫长的过程。”

 

“不快了。我们已经相识了十几年。”

 

“你都说了,那是游戏,你不是黄铁牛,我也不是黄金宝。”

 

“反正我没觉得哪里不妥。”渤有些任性的说。“难道你觉得不妥?”

 

磊看着渤,好半天才叹口气,“好吧,我也没觉得哪里不妥。”

 

“我不想跟你约定什么爱一辈子。”渤看着磊,“但我觉得就算有很多不确定,我还是想跟你在一起。至少目前是这样。”

 

“本来不就是在试试么?”磊耸耸肩,“其实你突然决定搬过来,是心里觉得对我有亏欠吧?看到那些骂我的,你难受。”

 

渤没应声,算是默认。磊叹口气,“所以我说这太快了。”

 

“同居也不代表什么,照样可以我住阁楼你睡二楼。”渤白了磊一眼,“或者用更确切的词儿,我来借住一阵子。”

 

“我要是不同意呢?”

 

“那我要求你去我家住几天。”

 

磊看着渤,觉得他家大明星真是任性的……很可爱。

 

“所以你到底想干嘛?如果是为了补偿我那就算了。”

 

“我只是想快点度过试用期。”渤说,“我很忙啊,每天能给你的时间不多,干脆住在一起,方便加深感情。”他说着,走近磊,拉着他的领子抬头亲了他一下,“还有啊,想气死那帮喷子。我就爱跟你在一起!他们管得着么?!”

 

“那我不是该谢谢那帮坏人?”磊笑了,揽着渤回吻,直到把大明星亲成了小番茄才放手,“其实光搬过来还不够,想快点过试用期,我们需要深入交流……”

 

“流氓!”渤像受惊的兔子一样逃开,“快帮我收拾,不然天都亮了!”

 

“收拾什么啊,你明天去忙,我在家收拾就行了。”磊一把拉住渤,顺势把他压在了沙发上,亲个够本儿才放开他,“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这辈子就非你不可了。”

 

“这么肯定?”渤一双眼湿漉漉的,眼里清晰的映着磊的身影。

 

“完全肯定。”磊点点头,“不信咱们走着瞧。”

 

“可我不确定唉。”渤眨巴眨巴眼。

 

“那等你找到个比我好看比我优秀比我会做饭比我对你好的,你想走我不拦着。”磊说着,伸出手来,“就这么定了,拉勾。”

 

“拉什么勾!”渤眼眶有些湿,拍了磊一下,“你是吃定我找不到这么一个人吧?”

 

“对于这点,我深有自信。”磊揽着渤不放手,“我也不跟你讲什么爱一辈子,只希望能一辈子给你做饭吃。”

 


游戏番外《试爱》19

19

磊下午去买了小龙虾,反正是当夜宵的,处理好之后他也不着急做。算一下渤昨天给他报的时间表,他掐着点打电话过去想问问有没有乖乖吃晚饭,晚饭好不好。结果电话没人接。该不会忙昏头了吧?他想了想,给他留了言:“再忙也要乖乖吃晚饭。”

 

电话刚撂下没几分钟,车库门响,磊下楼一看,渤竟然回来了。他有些惊喜,走过去拉他,打趣道:“怎么这会儿回来了?怕我吃光小龙虾不给你留?”留意到渤脸色不好,他收起玩笑的心思,看着他问:“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渤闷闷说。

 

“告诉你什么?”磊有点懵。看渤有些生气的瞪他,越发懵了,“我有什么事瞒着你被你发现了?”他想了想,“好像也没有啊,你这是怎么了?一回来就兴师问罪。”

 

“网上那些喷子说的话你别信,看都别看。”渤忽然伸手把磊紧紧抱住,“我知道你就算告诉我了也没用,我就是气这个,可你至少该告诉我……”

 

“你说骂我都上热搜、还不止一个话题这事儿?还是说某某知名作家跳出来写长文痛骂我是文坛败类?”磊抱着渤笑,“这些我都没怎么看,能屏蔽就屏蔽,屏蔽不了就不看。也没什么。”

 

“他们说你的新书被禁了……”

 

“是啊,编辑那天本来还说要来跟我谈再版增发的事儿,后来又打电话来说不让印了。我说没关系,反正人我找着了。”

 

渤抬头看磊,那人一双大眼睛清清亮亮的盛着笑意,真的没有半点阴霾,“你真不介意?”

 

“我干嘛要介意那些不相干的人和事?”

 

“可是……”

 

“没可是,我强大着呢,我可是你偶像,至于要让你替我操心?放心吧,那些闲言闲语我才懒得理。”

 

渤不说话了,把头埋进磊怀里。磊也不说话,抱着他,享受这份难能可贵的投怀送抱。俩人相拥了好久,磊才问,“晚上不去排舞了?”

 

“不去了。排舞师飞机晚点,今晚来不了。”

 

“那还有什么安排?”

 

“没有。就在家,等着吃小龙虾。”

 

“好,那我去做。”

 

“嗯。”

 

磊进了厨房,先问他:“晚饭吃过么?”

 

“没。”渤摇头,“没心情也没胃口。”

 

“那我给你煮饺子?冰箱里有速冻饺子。”

 

“我自己来吧,我会。”

 

俩人在料理台前各自忙碌。渤隔了一会儿又问,“那你今天中午上网看什么呢?”

 

“看你啊。”磊说,“我看了一部你获奖的电影。你说的没错,国产电影里也有值得看的。”

 

“哪个?”

 

“找牛当媳妇的那个。”

 

“去!”

 

“都共度余生了还不算?”

 

“那简直是找了个祖宗,你不知道拍那个戏有多难……”

 

聊着天,饺子好了,聊着天,饺子吃完了,聊着天,小龙虾好了,聊着天,小龙虾吃完了。

 

不知不觉又到了凌晨一点。渤伸了个懒腰,“我去洗澡。”

 

“不回去了?”

 

“哦,你不说我都忘了。有东西拉车库了你跟我去拿。”

 

磊跟着渤去了车库,从后车厢里拿了两个大行李箱。“你要出差?”磊有些诧异,“几点的飞机?”

 

“我打算搬过来住。”渤招呼磊帮他拿箱子。“这些东西是我回家收拾了一下拿过来的,主要是衣服。”

 


游戏番外《试爱》18

18

“那多不好……”渤眨眨眼,“大家都吃工作餐,我一个人吃好吃的……”

 

“那就算了。”磊指了指厨房料理台上一个饭盒,“本来打算让你带着中午吃呢。”

 

进厨房打开饭盒看了一眼的渤听到了自己咽口水的声音。盖上饭盒,他特别义正词严的开口,“这你都准备好了,那我不带不是辜负你一番辛苦了。”

 

“没事儿我可以留着给自己当午饭。”

 

“不不,你看你这装盘都装好了,绝对适合拿出去给人显摆一下,留在家里自己吃多浪费啊。”

 

“所以你要不要?”磊看着渤笑。

 

“当然。”渤按着饭盒不松手,好像生怕磊不让他带走。

 

“还是不能让你这么带走。”磊走进厨房,硬是从渤的手指头里抠出自己的饭盒,眼瞅着大明星眼巴巴的快哭了,才笑着说,“还要包一层的。”

 

他拿了个日式的包袱布把便当盒包了起来,在最上面扎了个特别漂亮的结,然后递给渤,“饭盒下面有加热层,要教么?”

 

“会用会用!”渤点点头,捧着饭盒笑的见牙不见眼。拉过磊的手吧唧亲了一口,“谢谢啊。”

 

“晚上回来吃夜宵?”磊笑了笑,顺手也拉过他的手亲了一下。

 

“吃什么?”渤眼睛一亮。

 

“你想吃什么?”磊偏着头反问。

 

“麻辣小龙虾!”

 

“成。”磊点头,“11点以前回来,不然我都吃光不给你留。”

 

“这么狠?”渤抿抿嘴,重重一点头,“行,我争取11点前赶回来。”

 

一晃时间到了中午,渤的饭盒得到了身边工作人员的无数眼馋。他很是得意的利用转场的空隙给磊视频通话。通话接通,他还没说话就先笑了起来,“我今天被人羡慕死了。你知道么你的饭盒一拿出来,所有人的眼睛都看直了,还有人问我哪里有同款男朋友卖要去买,哈哈哈……”

 

“盒饭味道还好么?”磊看着渤眉飞色舞的开心样子,眼角眉梢也漾上一抹笑意。

 

“那还用说?”渤打开饭盒给磊看,“看见没?一粒米都没剩下。不是我夸,你那个海草拌的,简直绝了……”

 

渤兴奋起来说了很多,磊静静听,眼底尽是宠溺之色。末了渤夸完了问,“你在干嘛?”

 

磊看一眼电脑屏幕上的渤,淡淡笑着说:“上网。”

 

“真爽。”渤伸个懒腰,“我到地方了,又要工作了。”

 

“辛苦了。晚上见。”磊冲渤挥挥手。得到的,是渤隔着屏幕很风骚的来了个飞吻。

 

有了磊的爱心午餐,又跟他聊了天,渤精神抖擞心情很好的投入到下午的工作中。杂志给他拍的硬照,他看到好看的,手机翻拍下来偷偷发给磊,收到磊回一句“真帅”,就忍不住笑起来。

 

下午的拍摄和访谈都很顺利。访谈中少不了被问及感情生活,渤笑眯眯给杂志的记者秀阁楼里看到的朝阳和中午吃过的盒饭,那种发自内心的幸福感和喜悦感纵然不多言语,也足以让人感受得一清二楚。于是末了记者有些担心的问:“我能问个比较尖锐的问题么?”得到允许后他问,“请问您知道最近在网上磊老师被骂的很惨以及正在疯传要禁他的新书么?”

 


心意13

13 看上的都拿走

“也是个说法。”黄磊仿佛根本听不出黄渤话中的深意,跟着点点头,目光继续落在那些等待出售的物件上。他在店里转来转去,最后发现竟然每件物品他都见过,他甚至能叫出每件物品从哪儿来、什么时候来,这些久远而琐碎的记忆,他以为自己早就忘了,现在看着那些旧物,忍不住就惊奇的感慨起来:“小渤,这些东西我都认得。”他说着,看向神色淡定的店主,“有些是咱们一起买的,有些是我认为你喜欢所以买给你的,还有些是你看着说适合我就买下的……”双手一摊,他脸上的神色逐渐严肃,“这些都是你跟我这些年的记忆,你在卖的、你想抛弃的,是你我过往的记忆,我说的对么?”

 

“难为你记得这么清楚。”黄渤没有否认。“不过我没你想的那么多,纯粹是觉得积攒的东西太多,想给这些旧物找新主人而已。”

 

“撒谎。”黄磊毫不留情的拆穿。

 

“随你怎么想。”黄渤面不更色的回击。

 

“小渤……”黄磊蹙眉。

 

“就算你说对了,我为什么不能抛弃这些?”黄渤反问。

 

这个问题让黄磊沉默。他看着店里所有的物品,胸中涌起些说不出的情绪,有些生气、有些委屈,还有更多的,是一种憋到生痛的难过。沉默许久,他说,“这家店我买了。多少钱,你说个价。”

 

“知道你有钱。”黄渤白了黄磊一眼,黄磊眼中的情绪让他也跟着不舒服起来。“可我不卖给你。”他答的决绝,拒绝之后觉得不过瘾,又忍不住补了一句,“黄磊,你不要太贪心什么都想要。”

 

“我要什么了?!”黄磊有些火大,“你都拿出来卖了,我买回去有什么不行?我想要这些怎么了?!”

 

“你要这些干嘛?”黄渤冷哂,“拿回去还不是堆库房不见天日?你根本不在乎这些东西,何必来抢?”

 

“反正我不让你卖这些。”黄磊的大眼睛里像有火在烧。相处几百年,黄渤知道,这人是真生气了。可他并不打算妥协,“这些东西都是我的,卖不卖我说了算。”

 

黄渤吃软不吃硬。于是黄磊在跟他僵持片刻后,熄灭了眼中的火气。“小渤。”他放软声音,拉着他的手,轻轻晃着撒娇,“这些东西我舍不得你卖掉,咱们留下好不好?”

 

“留下干嘛?”黄渤虽然不为所动,但终究没有抽开手去。

 

这个问题再次让黄磊沉默。以他的聪明,竟然会觉得这个问题难以回答。是啊,这些东西留下干嘛?的确如黄渤所说,他就算买回去也是存仓库,在没来到这家店之前,他甚至都忘了这些东西的存在。可既然看到了,要他这么眼睁睁的再看这些东西被卖掉,又实在觉得不能忍。纠结之下城主大人决定不要脸的耍无赖,“瞳瞳走了,我觉得我的房间需要重新布置,我看你这里这些布置很好,这些东西全部拿回去照样摆起来。你以后也别来开店了,想呆在店里就直接呆在我房里,一样的。”

 

“我说黄磊你……”黄渤被黄磊的无耻气笑了,他甚至连骂都懒得骂了,“你以为我开店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布置个房间让自己呆着?”

 

“我知道你开店是为了认识不同的人,因为你始终还拿自己当人看,并不想完全脱离这个世界。”黄磊这一句话说中黄渤的心声,他有些讶异的看着黄磊,记忆中,他似乎并没有跟他说过这些,他怎么知道?

 

“想问我怎么知道?黄磊笑笑,“小渤,你我相处太久了,很多事不用说,我都能明白。”

 

这话让黄渤再次沉默下来。他看着黄磊,好半天才慢吞吞说:“以咱俩的关系,你看上什么,拿走就是,犯不着花钱买。城主府的账本来就是我在管,你乱花钱还不是给我添乱?”

 

“我就知道小渤对我最好了。”黄磊眉开眼笑。他笑弯的眼睛亮晶晶的,黄渤感觉自己心跳的又急促了些。眉头蹙起,他觉得自己真没出息,都这么多年了,还是会对黄磊轻易妥协。

 

“这本书我要拿走。”黄磊开始在店里挑挑拣拣,“那张羊皮地图也好……还有这个灯,我房里就缺这个……这个狐狸布偶,这么像我怎么能让你卖掉……留声机也留下吧,等我改天去淘些好听的黑胶碟……还有那张五斗柜,最适合放些小零碎了……比如这串手串……”

 

“唉我说你一个大男人要什么手串?!”黄渤忍无可忍。

 

“这手串本来就是我带过的。”黄磊嘟嘴,径自把手串套在手腕上,“难道不是当初你觉得我带着好看才买的么?”

 

黄渤被黄磊堵的没话。是,他记得那串手串,他们在西藏时买的,黄磊白净,镶嵌着红珊瑚的藏银手串带在他手上很漂亮,所以他当即就掏钱买了。买完往黄磊手上一戴,也不好意思说是买来送你的,只说你帮我戴着。现在当初那点小心思再次被黄磊拆穿,黄渤真是打人的心都有。他自以为隐秘的单恋,到底被黄磊看穿了多少次?可看穿又怎样呢?这个没心的狐妖,只会拿这些来要挟他而已。一念及此,他只觉得心累。往店内的躺椅上一躺,他闭上眼,拿手臂挡住脸,“你随便吧。”

 

店里那只狐狸还在一边走一边碎碎念着拿东西。黄渤却在那样的唠叨声中渐渐睡去。一觉睡醒,他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床的四周围全是自己店里的东西,屋子,是黄磊的卧室。他就躺在自己旁边,四目相交,他冲他笑,眼睛里都是得意,“小渤,你说你店里看上什么都拿走,所以除了那些东西之外,我把你也抱回来了。”

 

黄渤刚睡醒,脑袋还有点懵,隐约觉得自己好像被表白了,睁大眼看着黄磊,“你说什么?”

 

“我说,你店里的东西都被我清空了,咱们再去旅行吧,这次专程去买东西回来给你卖。”

 

“谁跟你说这个了?!”黄渤不高兴。“之前,之前那句。”

 

“嗄?”黄磊眨眨眼,老狐狸也有犯迷糊的时候。黄渤看他一眼就知道这没心肝的人刚才就是无心一句话,他这种状态让他想自欺欺人都做不到,摆摆手心灰意冷,“没什么,算了。”

 

黄渤变脸如翻书,黄磊看着他起身,眉头皱了皱,又问,“你答不答应啊?一起出去旅行。”

 

“没兴趣。”黄渤摆手,拒绝。

 

“小渤。”黄磊拉着他的手。黄渤不用回头都知道这家伙肯定嘟着嘴在撒娇。他知道自己多半很快又会再妥协,所以在妥协之前,他决定为自己谋些“福利”,“你说点好听的,兴许我一高兴了就陪你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