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水无悲

独钟41

41

回头时,一个陌生男人搂着他,目光轻佻,冲他说了句英文,黄小渤听懂了,那是“性感”的意思。还没等他有所回应,就感觉自己的屁股被人狠狠揉了一把。

 

黄小渤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瞬间就炸了。

 

他是喜欢黄小磊,可不代表他是弯的。更别提还是被个美国佬儿占便宜。用尽力气狠狠踩了对方的脚,他在对方的闷哼声中飞快转身,然后一膝盖顶在了对方最脆弱的部位。

 

惨呼声几乎穿透了他的耳膜,黄小渤刚想逃开,就被那比他高了足足一个头的美国人抓着头发扯了回来。头皮火辣辣的疼,他在挣扎中抄起一瓶酒就想砸对方的头,奈何一把小刀更快一步的横在了他的脖子上,那美国人笑的狰狞,刀尖如调戏般从黄小渤的脖子一路往下,将他身上的T恤慢慢割开。露出来白皙的皮肤让那美国人眼眸充血,那眼神几乎想将黄小渤生吞活剥。

 

“砰!”一只酒瓶狠狠的砸在美国人的后脑上。美国人被砸的向前一个趔趄,手上的刀在黄小渤胸口划了一道血口,但总算是放开了对黄小渤的钳制。他痛骂一声回头,手中刀扬起,却在看清偷袭者后僵住了动作。

 

黄小磊拿着一把枪,指向他的眉心。黑瞋瞋的大眼睛杀机四溢。

 

刀毕竟不如枪,更何况黄小磊脸上冰冷的神情冷酷的让人胆寒。于是那个美国人最终捂着头骂骂咧咧的走了。黄小渤套上外套,走到黄小磊身旁,握住轮椅扶手的手微微抖个不停。

 

黄小磊垂下头,把枪放进怀里,抬手覆在黄小渤的手上,“小渤,我们回家。”

 

黄小磊的手和声音都很温暖,黄小渤渐渐止住了颤抖,沉默着,推着黄小磊出了酒吧,打了辆的士回到酒店。

 

他们一路沉默,直至进了门,黄小磊才开口:“小渤,对不起。我不该带你去酒吧。”

 

那句道歉低低哑哑的,直接钻进了黄小渤心底。他想说没关系,想说又不是你的错,可嘴张张,声音却哽在喉间,忽然委屈,忽然难过,忽然就掉了眼泪。

 

黄小磊抬头看到黄小渤哭,他咬了咬唇,冲他张开双臂。可黄小渤没抱他,飞快擦了一把脸说我去洗澡。

 

他在卫生间里足足洗了一个小时。黄小磊就在卫生间外足足坐了一个小时。

 

这一个小时他没玩手机,什么都没干,就盯着卫生间的门,听着里面不停歇的水声,眉头拧成了一个结。

 

黄小渤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时候仿佛已经恢复了正常。笑嘻嘻冲黄小磊说:“没想到你还有枪,快拿出来给我仔细看看。”

 

黄小磊打量着黄小渤脸上的神情,紧锁的眉头慢慢松了,嘴角翘起,漫不经心说:“我的枪你不是天天见?有什么好看的?”

 

黄小磊突然开车,黄小渤猝不及防,怔了怔才明白过来,脸一下就红透了。咳嗽了几声小声嘀咕:“唉你怎么比我还黄呢?”

 

“大家同姓。”黄小磊似笑非笑斜了黄小渤一眼,“论辈分我可是你师兄。”他说着,从怀里掏出那把枪丢给黄小渤,“约翰送我的,虽然是假的,但好歹也是一比一仿真限量版,送你了,收起来等升值吧。”

 


独钟40

40

这天晚上黄小磊做了个梦。梦见自己真变成了黄小渤书里的小O,而黄小渤变成了小A,贴过来一边喵喵叫一边勾着他的脖子亲他。然后俩人滚到一张床上,衣服扔了一地,黄小渤热情如火要强攻,再然后,黄小磊吓醒了。

 

睁开眼,窗外天还没亮。黄小磊伸手抹了一把,一头的冷汗。而跟他一起醒了的小兄弟则昂首挺胸的精神着,让他很是无语。

 

或许……他以后没什么资格再去鄙视黄小渤的春梦了。

 

可人家黄小渤是喜欢他的,那他这又算什么呢?

 

坐起身发呆,黄小磊想,他这是要被黄小渤掰弯啊!

 

仔细想来,黄小磊觉得,自己还真是蛮喜欢黄小渤的。当朋友的那种喜欢,因为这人着实挺有意思,照顾起人来也周到能干。他跟黄小渤会有些志趣相投的默契,细想想,身边能跟自己逛美术馆看音乐剧一起做饭的朋友,好像还真没有。

 

人需要朋友,需要各式各样的朋友。能有黄小渤在身边,确实挺好。可仅限于朋友。黄小磊界定朋友跟情人的方法很简单:是不是想有最亲密的身体接触。他想想刚才那个梦,身子不觉抖了一下。再脑补如果真跟黄小渤上个床……

 

房间里很暖和,但黄小磊硬是因为自己的想象打了个冷战。他觉得自己还是无法接受,别说做,就是想想都觉得不自在。

 

好在噩梦就只做过那么一次,抛开噩梦,黄小磊跟黄小渤的相处是越来越好。黄小磊是真拿黄小渤当朋友,白天带他出去玩,试一些很贵很出名的餐厅,晚上偶尔兴致来了,跟他一起到酒店的天台上观星赏月。俩人几乎24小时在一起,黄小磊有时候想,黄小渤能喜欢自己,可真好,因为他也越发觉得,黄小渤这个人,真的越看越顺眼,越处越舒服。

 

这天黄小磊接到个朋友的邀请,去朋友酒吧玩。他颇有兴致的先跟黄小渤去买了几身新衣裳,晚上穿戴一新的赶到朋友的酒吧。酒吧里很热闹,朋友一见黄小磊就过来给个拥抱。那是个热情的美国人,跟黄小磊说话都是凑近了讲英语,黄小渤在这样嘈杂的环境里根本听不到半个字,只见黄小磊回头,招呼他凑近些,然后说:“约翰带我去看他的珍藏,你先自己玩会儿,想喝什么随便点。我一会儿就出来。”他说完,指了指舞池,笑着说:“今天的舞还没跳,要不你先去热热身?”

 

“我……我先看看。”黄小渤不是酒吧常客,偶尔去过一两次,对这种环境还真不太适应。

 

“成。那你先看看。”黄小磊笑笑,跟朋友进去了。黄小渤一个人在吧台找了个位置,看了一圈,正纠结着不知点什么酒好,就看到隔壁客人点了一杯鸡尾酒,映着灯光很漂亮。他仗着自己酒量不错,也照样点了一杯,喝一口味道不错,喝完一杯忍不住又要了一杯。两杯酒下肚,酒意蹿上来,DJ这会儿正好放了首他听着来劲的歌,有酒精壮胆,黄小磊又没回来,他就真的下了舞池,在人群中扭动起来。

 

这几天为了每天给黄小磊来一段,黄小渤暗地里看了很多跳舞的视频,也学了不少新动作。那丢了很多年的舞技算是捡回了大半。于是在舞池里跳舞,赢得了不少的口哨声和欢呼声。他跳的起劲,连外套都脱了,拿在手里抡一圈,飞出去,众人又是一番尖叫。一曲完毕,音乐忽然换成了慢节奏,他这才觉得有些乏,喘息着捡起自己的衣服离开舞池,不料被人从背后搭上了肩膀。

 


独钟39

39

黄小磊不生气,对于黄小渤来说,那就是雨过天晴。

 

有了轮椅,有了愿意推他出门散步的黄小渤。黄小磊就不再愿意闷在屋子里打游戏了。纽约这座大城市他来过几次,有些地方值得一去再去。

 

于是他带黄小渤去了美术馆,没想到俩人对于艺术品的品位挺一致,能一起对着同一幅画发呆半小时,也能不约而同的吐槽另一幅画如何没品。

 

除了美术馆艺术馆,他还在网上订票,带黄小渤去看百老汇的音乐剧。黄小渤英文很烂,黄小磊就凑在他耳朵边当翻译。一场剧看下来黄小渤半边身子都是麻的,满脑子都是黄小磊的气息拂在耳边甚至嘴唇触碰到耳朵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没当场缺血晕倒还能坚持着回去简直是个奇迹。

 

黄小磊问喜不喜欢音乐剧,黄小渤就拼命点头。其实他什么都没看进去。开玩笑,黄小磊离他那么近,都碰到了,他哪儿还有心思留意看了些什么?

 

于是没隔几天,黄小磊又订了票,这次看的是经典的音乐剧《猫》,黄小渤对这个音乐剧闻名已久,可惜没机会看。这次难得有机会了,他上网搜了全剧台词翻译,磕磕巴巴的跟黄小磊提要求,说不用他翻译了。

 

于是俩人专心致志的看完整场音乐剧。晚上回去,黄小渤想起今天的舞还没跳,他对于今天看的音乐剧印象深刻,索性找了段音乐跳起了猫舞。黄小磊看他蜷着手翘着屁股学猫叫,不知怎么,很想在那看上去手感很好的屁股上拍一把。

 

隔两天他跟黄小渤逛街,在一家饰品店里看到猫耳朵的发箍,一个恶趣味就买了一个,回来丢给黄小渤,说:“我今天还想看喵喵舞,把这个带上跳。”

 

黄小渤拿着发箍眨巴眨巴眼,有心拒绝,可黄小磊哪儿是容他拒绝的?他家男神不说话,就静静看着他,在那双大眼睛的凝视下,黄小渤丢盔弃甲。

 

又不是没跳过?多一对儿耳朵怎么了?

 

他把发箍带在头顶,黄小磊看着噗嗤就乐了。“这没看出来,你带着还挺好看。”

 

“那是。”黄小磊一夸,黄小渤的眼睛就笑没了,他难得在黄小磊面前自恋一回,指着自己说:“师兄,像你这样的,那是第一眼帅哥,就是一看就觉得好看。像我这样的,那叫第二眼帅哥,就是初见觉得一般,但越看越顺眼。”

 

他得瑟完本以为黄小磊要笑话他,没想到黄小磊笑眯眯看了他一会儿,直至把他看得面红耳赤,才慢悠悠说:“也有些道理。”

 

黄小渤有点儿人来疯,挺受不了别人起哄,眼下黄小磊的夸奖哪怕知道是种调侃,那也比别人的起哄来劲儿多了。所以这次跳舞他越发风骚,几乎是趴到了黄小磊的膝盖上,仰着头冲他喵喵叫。黄小磊没想到他跳同样的舞还有变化,忍不住伸手去摸他的头顶猫耳,却被他闪开了,转身又在他面前跳了起来。

 

黄小磊伸出去的手停了停,心里就像被猫尾轻轻扫过,痒痒的。看着面前又浪又萌又风骚的黄小渤,忽然有种揪过来按在腿上打屁股的冲动。

 

 


独钟38

38

“以后每天给我跳段舞吧。”在黄小渤跳了一分多钟停下来后,黄小磊说。

 

黄小渤听了瞪大眼睛,连忙摇头摆手,“不不不!我都好久不跳了……你看动作都生疏了……也就还记得几个动作……”

 

“生疏了就捡起来。”黄小磊淡淡打断黄小渤,“我喜欢看你跳舞。”他微笑着说。

 

于是黄小渤红了脸,低头答应了:“那我试试吧……不过可先说好,只能跳一点,摆几个动作之类的,跳不好你可不许笑我……”

 

“我对你有信心。”黄小磊又说。黄小渤脸更红了。

 

当晚他兴致高昂的连更两章,炖肉炖到大半夜,看到更新的粉丝无不嗷嗷尖叫。只是第二天早上他是被枕头砸醒的,翻身睁开眼就看到黄小磊,那人就在自己床边,脸冷着,一只抱枕狠狠砸在自己下身的要害处:“黄小渤,还不起来做饭?我饿死了!”

 

黄小渤看着自己湿漉漉的内裤,再想想梦里梦到的,脸红的要滴血,灰溜溜爬起来,拿了干净衣服进了卫生间。

 

黄小磊生气肯定不是因为饿,黄小渤做了丰盛的早饭,想了想还是决定解释一下:“师兄,这是胜利反应,我也控制不了……”

 

黄小磊没吭声,抬眼扫了他一眼。那清冷的目光看得黄小渤一缩脖子,什么辩解的话都再说不出口,特别丧气的承认错误:“师兄我错了……”

 

“哼!”黄小磊轻哼了一声。他今天一早就看到了黄小渤的更新,简直不知该怎么骂这个整天开荤的老司机,然后来到外间看到某人睡的不老实,两条白生生的腿露在外面,浅色的平角裤半绷着,湿哒哒的,再看黄小渤脸上的表情,笑的可真风骚,在做什么梦简直不用猜就知道。尽管黄小磊之前已经跟自己说了无数遍别生气别生气,可真看到了,还是忍不住想爆发。

 

但黄小渤道歉了,他又有点不知该怎么说他。总不能怪他胡思乱想瞎做梦吧?又有谁能控制梦境呢?

 

所以黄小磊只有愤愤扫空桌上的早餐,把愤怒溺死在食物里。

 

黄小磊臭脸,黄小渤自知理亏。早饭后他小心翼翼问今天出门么?黄小磊硬邦邦说不去,回屋关了门。黄小渤收拾好饭桌,抱着电脑捣鼓了片刻,然后去敲黄小磊的门。

 

得到黄小磊的允许,他抱着电脑走进去,“师兄,我找到了合适的音乐,给你秀一下我民族舞的功底。”

 

他放了一段特别老特别欢快的新疆民歌,却学起了骑马的动作,双脚交叠着晃,跳的夸张又搞笑,黄小磊看着他,嘴抿了抿,然后就见他转了动作,很有范儿的玩了个走步扭头,黄小磊嘴角抿的更紧了,等黄小渤真正学起新疆舞的动脖子,还跳的怪模怪样婀娜多姿,黄小磊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一笑就泄了气,黄小磊笑过之后想,算了,多大点儿事儿?看在黄小渤这么乖巧哄自己开心的份儿上,忍了吧。

 

 


小声征询一下。。。ooc的万耿有人吃么?

一个脑洞,想了几天觉得套万耿的富商&前歌手后音像店小老板的人设还挺合适,然后打脸自己决定不写万耿的念头。。可能会写个只有名字和职业一样其他都ooc的万耿,如果写这种有人会看么?

独钟37

37

黄小磊表达这种“有你真好”意思的话不是第一次说,之前黄小渤都当情话听了,这次黄小渤看着他,鬼使神差的就接了句:“那我一直都在,好不好?”

 

“好啊。”黄小磊眨眨眼,那双大眼睛眨动起来好看的很,黄小渤的小心脏不争气的乱跳了几下,然后就听他又说:“总不能说不好让你消失吧?”

 

“嗯……”黄小渤被堵的没话。喝了口咖啡,把余下的三明治一股脑儿塞进了嘴里。心底腹诽他家男神这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本事可是练到了满级,然后全用来对付他了。

 

小推车绑板凳的模式毕竟太招摇,于是吃完早饭,俩人又歇了一阵,黄小磊就让黄小渤叫了辆的士,找到一家医疗器械的店买轮椅。俩人在几款轮椅里一起看中同一款,黄小磊试坐之后觉得各方面都挺满意,就爽快的刷卡付钱。

 

回到酒店,连黄小磊坐了很多天的座椅都被轮椅直接取代了。黄小渤看着坐上轮椅的黄小磊,嘿嘿一笑,“可惜你没穿礼服梳背头。”他没头没脑的说。可黄小磊硬是瞬间get到了他的点,含笑说:“就算你当我是阿海,当你是阿占,那也少个红豆啊。”

 

“你也看过《纵横四海》?”黄小渤眼睛一亮。

 

“我跟你只差三岁。”黄小磊横了黄小渤一眼,“看过很稀奇?”

 

“那……”黄小渤咬着唇冲黄小磊伸手,“一起跳支舞?”

 

“我不会跳舞。”黄小磊摇头。

 

“你也有不会的?”黄小渤诧异,他是真心觉得他家男神人聪明凡事只有不学没有不会,“是没兴趣学吧?”

 

“交谊舞之类还是学了的,不过跳的一般。”黄小磊叹口气,“这方面我的确没天赋。”

 

“哦……”黄小渤的表情看不出是失落还是其他什么,黄小磊瞥他一眼,嘴角轻翘,“怎么?你很会跳舞?”

 

“还成吧。”黄小渤挠挠头,“也就上学那会儿瞎学,然后同学看着觉得还不错,还有人专门让我给他们教……就……也算是个小特长吧。”

 

他略带几丝小得意又有点不好意思的表情很有趣,黄小磊看着他,唇边笑意满满扩大,“那,黄老师来一段给我看看?”

 

“不行不行,都生疏了。”黄小渤连忙摆手。黄小磊垂眸笑笑,开手机找了段音乐放出来,黄小渤依然摆手,“不是,这个得准备……”黄小磊再换一段,黄小渤还是摇头,“这个……真不行……你看这曲子也不适合我……”黄小磊又换,黄小渤摆手摇头的力度都减弱了几分,嘴上说着不行,身体却忽然动了起来,踩着节奏扭着腰胯舞动起来。

 

他的舞蹈动作的确有几分早几年流行的痕迹,但恰恰又是那些年最火的动作,跳的不仅有模有样,脸上的表情也极为生动。这是黄小磊从未见过的黄小渤,这人在他面前多半时候是羞涩拘谨柔软的,在公司更是放不开,眼下跳起舞,却好像整个人都活了起来,看着又风骚又亮眼,让人根本移不开眼。

 

 


独钟36

36

黄小渤第二天早上睡醒时,发现身上盖着被子。那是原本在他床上的被子。

 

黄小渤对着被子怔愣了五秒钟,一抹傻笑慢慢自唇边咧开,越翘越高几乎要贴到耳朵根儿。

 

黄小磊虽然拒绝了他,却又好像给他留了一扇名为“朋友”的窗户。有个通道就成,他觉得自己也许还有希望能爬进黄小磊的心里。天长地久,有朝一日,指不定的事儿,人总要有点希望不是?

 

于是黄小渤元气满满的复活了。LOW上的留言也懒得再翻了。迅速起床,去看黄小磊,那人坐在窗前,望着窗外的晨光。黄小渤抿抿嘴,进洗手间飞快洗漱完毕,然后跟黄小磊说:“不如我推你出去透透气?”

 

黄小磊没轮椅,黄小渤在酒店借了个小推车,绑了个凳子在上面,就这么推着黄小磊出了酒店。公寓酒店的附近环境不错,有成片的绿化,还有个街边公园。清晨的阳光洒下来,一切显得朝气蓬勃。黄小磊不说话,可嘴角勾着,黄小渤偷眼看他,暗自后悔怎么没一来就带他出来透气。这人在屋子里闷了那么多天,想必是闷坏了。以后早晚都可以推他出来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说不定还能早点痊愈。

 

黄小渤一边想着,一边望向黄小磊打了石膏的腿。骨折这种事,骨头碎成渣也叫骨折,程度差别大了,黄小磊这腿不知是什么情况。

 

“帮我买个热狗。”黄小磊忽然说。

 

“嗄?”黄小渤有些迷糊,黄小磊手一指,他才看到前方有个贩售热狗的早餐亭。“好。”

 

黄小渤用磕磕绊绊的英文买了一个热狗一个三明治外加两杯咖啡回来,跟黄小磊找了张长凳坐下来吃早餐。他一边吃一边打量黄小磊的伤腿,黄小磊瞥他一眼,说:“不算太严重,按照医生的说法,好了之后不会变瘸子。但要注意,这条腿以后不能太担重量。”

 

“哦哦。”黄小渤小鸡啄米的点头,抬眼看向黄小磊,很是心疼的问:“现在还疼么?”

 

“没什么感觉。”黄小磊说完又补充道,“不过没感觉比疼还糟糕点儿,疼的时候总还知道腿是你的。”看黄小渤那整张脸快皱成抹布的郁卒模样,他又笑了笑,“其实能捡回一条命已经很厉害啦。也没伤重到需要截肢会瘫痪之类的,我还有什么不满足?”

 

黄小渤的心疼劲儿都写在眼角眉梢,黄小磊看着,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调侃道:“要不你替我哭一场?”

 

“呸呸!”黄小渤啐了好几口,“大难不死不去烧高香就算了毕竟在美国也找不到庙,还哭?”

 

“瞧你这迷信劲儿!”黄小磊哑然失笑,懒懒的跟他抬杠:“谁说美国没庙?唐人街就有城隍庙,要不待会儿你替我去烧香拜拜?”

 

“你都嫌弃我迷信了,我就不去了。”黄小渤挠挠头,“反正我给你做好吃的,争取让你早点康复。以后回公司你有什么需要的就叫我,你那腿还是多养养。我跟你说,我有把子力气,腿脚也快,肯定耽误不了你的事儿……”

 

“好啊。”黄小磊毫不客气的应了,大眼睛笑弯成两个小月牙。“黄小渤,有你在可真好啊……”

 


独钟35

35

黄小磊满眼的认真恳切,黄小渤简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他。怔愣了半天,他垂下头,说,“师兄,让我想想,想想……”

 

黄小渤真的去想了,他坐到外间客厅的沙发上,抱着膝盖发起了呆。黄小磊探头看了一眼,有点惆怅的想,完了今天又要断更了明天姐姐不知会不会打电话来问,再想黄小渤更文又没收钱,断就断了呗,反正那纯YY与真实相差十万八千里的小黄文也没啥好看的。

 

虽然这么想着,黄小磊还是在临睡前又往客厅里看了一眼,结果发现黄小渤居然开了电脑,不过也不知在干嘛,只对着个电脑屏幕发呆,好半天才按一次键,看位置应该是F5。他在干嘛?黄小磊登录LOW,结果发现黄小渤更了一条,就简简单单一个问题:

 

表白被拒,还被发了好人卡的2.0版好朋友卡,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黄小磊被这个傻了吧唧的破问题给逗乐了。有心调侃几句,但看黄小渤盯着屏幕等回复的表情还真不像在开玩笑。想了想这个傻子今天被自己折腾哭了好几次,心一软,评论了句:“天涯何处无芳草?命中注定在前方。”

 

结果这句评论发出去没两分钟,他收到了黄小渤的私信,一打开满屏都是泪目的表情。黄小磊一阵无语,心想这怎么还没哭够?打了“。。。”过去,他结束聊天的意思很明显,可黄小渤那个傻子却仿佛根本看不懂。

 

“我不想放弃。”他说。“能不能给点鼓励?”

 

黄小渤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脑子抽着了,竟然向一个之前还给自己恶评的读者要安慰。果然,这话一敲过去,对方很快回了个“汗”的表情,嫌弃之情溢于言表。黄小渤觉得自己大概又要挨骂了,可等了半分钟,他看到“皮皮在隔壁”回了他:“给你点鼓励。”他精神一震,还以为对方要说些什么,可又等了半天,才看到“皮皮在隔壁”继续说:“给完了,你可以去睡了。”

 

黄小渤重看那句“给你点鼓励”,哭笑不得。他的情绪本来很混乱,被这么一气一乐,胸口的那些烦闷莫名其妙的散了些,长舒一口气,他认真敲下“谢谢”两个字。

 

其实今晚给他回帖的人不少,也不是没人让他另找真爱,可唯独“皮皮在隔壁”让他升起了回私信的念头。聊了两句,忽然就觉得这人似乎也不那么恶毒。又等了五分钟看对方没回应,他这才关了私信窗口,眼睛的酸涩涌上来,他揉了揉眼睛,慢慢躺倒在了沙发上。

 

黄小磊对着黄小渤发来的“谢谢”愣了足足十秒,十秒后嘴角翘了翘,关闭了聊天窗口。又过了一阵,客厅里传来些动静,黄小磊探头看过去,却见黄小渤躺在了沙发上。黄小磊也没在意,关了灯睡觉,一觉睡醒发觉客厅里还亮着灯,他再看过去,黄小渤依然躺在沙发上,电脑也没关,光照在他的脸上,却是已经熟睡了。

 

黄小磊皱了皱眉,盯了黄小渤半分钟,然后尽量放轻动作的下了床。

 


独钟34

34

“后来?”黄小磊瞥了黄小渤一眼,脸上现出漫不经心无所谓的表情来,“后来自然是分手了。我们就好了一学期,那一学期也就只能周末见见,我也不敢去她学校怕被姐姐知道,她从不主动约我,都是我约她。其实这已经很有问题了,可我当时年纪小,哪儿明白这些?后来有天她主动约我说要分手,就说觉得我还小,最好还是专注学业,而且两人年龄差距有点大,等我长大了,她都老了。我觉得这些理由太牵强,就非缠着她不放要问清楚,我跟她说我们就差四岁,就算她老了我也会喜欢她,为了她我会努力学习跟她考同一所学校,我甚至拿期中考试的成绩单给她看,那学期期中考试我考进了全班前十,化学甚至得了满分,可这些都没用,她被我缠的烦了,忽然就换了张冷脸,跟我说她的男朋友从来都换的很勤,她喜欢漂亮的男生,是因为我长的好看才跟我一起,能在一起一个学期已经很难得,她还说我除了好看其他一无是处,就是个野孩子,技术也烂,还特别黏人,要她得哄着,心累。处的时间长了,就算好看也看乏了。她说她忍不了我,让我放过她。”黄小磊说着,脸上的笑越发没心没肺,“我这人吧,没啥优点,就是心善心软,她都求放过了,我也只好放过了。后来没几天我去学校找我姐姐,看她跟另一个小男生在一起甜甜蜜蜜,听我姐说,那是他们大一新生里的校草,比我个儿高,比我酷,听说还弹的一手好钢琴,精通俄语,显然不是个除了好看一无是处的草包,这才明白她干嘛不要我,原来是有了更好的……你干嘛皱眉头看我?”黄小磊伸手打了黄小渤一下,“你在同情可怜我?你再这么看我信不信我降你工资?”

 

“我觉得你不比任何人差……”黄小渤蔫头耷脑的说。话音未落就见黄小磊大笑起来,“我不用你可怜,更不用你安慰,我自己什么样儿,我比谁都清楚。”顿了顿,他又说,“后来我还是考进了我姐的那所学校,我学了吉他,我成了新的校草,很多女生喜欢我,可我知道,她们就跟当年的我一样,只是被外表所迷惑而已。其实我后来想想,我到底喜欢小伊什么呢?我跟她无论床上还是床下都没什么默契,她喜欢的我不喜欢,我喜欢的她也不感兴趣,每次约会她都让我等,她很娇气,不会做饭,还整天为了身材而忌口,可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都可以包容,说白了,我是喜欢她的美貌,为了美貌可以包容其他。黄小渤,我跟你说这些,是因为你也在走我当年的错路,我觉得你这人还不错,善良,也能干,还挺有趣,可以交个朋友。所以我希望你能清醒些,也许你当年很喜欢我,甚至痴迷我,然后一直喜欢,日子久了也就成了习惯。但你不妨回头仔细想想,除了这个模样,你还喜欢我什么?你了解我么?或许,你喜欢的,只是这副皮囊和你脑海里以为的我而已,那不是我。你也不该把自己珍贵的喜欢一直放在这种虚幻的假想上。”

 


独钟33

32不让更那就算了,反正也就写了黄小渤被黄小磊惹哭了然后又被哄笑了。


33

这个澡洗的着实有些累。洗完澡黄小渤扶着黄小磊回到床上,自己也累到不行,尤其是眼睛,干涩的恨不得立刻睡过去。可想着自己还没洗澡,衣服还没洗,今天的更新还没写……想睡觉?再等几个小时吧。

 

匆匆去浴室洗了个澡,出来时就听黄小磊说:“帮我泡杯热茶来。”黄小渤应了一声,赶忙去泡了杯热茶,黄小磊也不接,指指床边,“坐下,用热茶熏熏眼睛。”

 

黄小磊这么一说,黄小渤又想哭了。乖乖捧着杯子,他仔仔细细给自己熏眼睛。然后就听黄小磊问:“你是不是个雏儿?”

 

黄小渤手一抖几乎没把杯子扔出去。事关男人的面子,他很想吹嘘一下自己经验有多丰富,可他终究只是有些沮丧的点了点头,然后小声说:“你可不准笑我……”

 

“笑你干嘛?”黄小磊轻哼一声,“谁还没个当雏儿的时候?”

 

“那……”黄小渤试试探探的问:“师兄你呢?”

 

“我?”黄小磊笑了笑,“我十六岁时就跟人睡过了。这是个秘密,你可不能告诉我姐。”

 

黄小渤瞪大眼睛,简直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黄小磊爆的这个大秘密。在他心目中,黄小磊这种优等生男神应该是谦谦君子,不说守身如玉,至少也该洁身自好。可没想到竟然……竟然……

 

“眼珠都快瞪掉了。”黄小磊嗤笑道:“再瞪也没我眼睛大,快别瞪了。趁热多熏熏吧。”

 

“哦。”黄小渤低下头,又忍不住抬眼看黄小磊,只觉自己像同时跳了一百个文坑还偏偏每个都停在最要命的地方,简直恨不得往作者家里快递催更血书。“师兄喜欢的,想必……是个美人吧?”

 

“嗯。”黄小磊点头。“她叫小伊,是比我姐姐大一届学姐。那时候姐姐参加的摄影社搞暑期活动外出采风,她把我也叫去了,然后我就认识了小伊。她很漂亮,是那种又清纯又妩媚的漂亮,我对她一见钟情。”他说着又笑了笑,“其实我那时候是个叛逆少年,爸妈对学习成绩并不苛求,所以我的成绩并不好,整天喜欢出去野,也没想过考大学,更别提像我姐那样上名校。可遇见了小伊,我就忽然有了干劲儿,希望能进姐姐的学校,跟小伊做校友,堂堂正正追求她。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我跟她认识一周,她就问我是不是喜欢她,我说是,她就说愿意做我女朋友。我们交往了一个月,开学前一天,我们在一起了。”

 

黄小磊的故事仿佛是黄小渤书里的版本,单恋,表白,然后在一起。真不愧是他男神啊,想追的女孩子大概就没有追不到的,不像他这么衰,单恋好多年,表白了也没用。黄小渤心里感慨万分,羡慕妒忌恨,甚至分不清是妒忌黄小磊能追女成功还是妒忌小伊能被黄小磊喜欢上。可即便再妒忌,他也知道黄小磊如今是单身,所以那段看起来很美好的初恋,想必有个并不美好的结果。“后来呢?”他忍不住问,问完就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明知道没好结果了,他还问什么问?

 

可不问清楚,今晚怕是睡不着了。